敻虹 詩作

敻虹,本名胡梅子,1940年生,臺東人,早於五○年代即從事新詩創作的女詩人,晚年學佛,作品逐漸減少。善於抒情筆調的敻虹,早期的作品往往流露出淡淡的少女情惆,並常運用故鄉臺東的特色,尤其是海與藍色等冷色調的詞貫穿於詩中,形成其個人特色。而本文即以其早期的創作為主,藉以窺探敻虹詩的風貌。

在《敻虹詩集》埵陷鰼瘛R情的發抒、有記念友誼的感觸、有對故鄉的懷想,而最受人注目的便是抒情詩作,如〈我已經走向你了〉一首,在「眾弦俱寂」的無聲下,以「我是唯一的高音」來劃破寧靜,凸顯出主題:我已經走向你了。以微笑/憂愁的矛盾意象並置,更加強我要與你相遇的堅決,僅管將會憂愁、機會是只有今日和明日交會點的渺茫難得,我仍企求能與你相逢。因我是這寂靜中的唯一高音、我是你的唯一知音、我已經走向你了,詩人充分的表達出心中的愛慕之情並以抒情溫柔的筆調,書寫了對愛情的堅決與追求。而〈髮上〉一首,更是貼切的運用藍與海的意象表現出詩人對故鄉的渴望,那「藍色凄凄」、「一片浩瀚」、「無處不在」的故鄉的海,髮上的微笑、耳語都來自於你,呼喚著我回到你的懷抱。詩人以髮上暗喻海上,自己的髮與故鄉的海有著相同的凄凄與深藍,藉髮與海的連結,引起詩人對故鄉那溫暖的渴望,在此遊子能忘卻煩惱而安詳的入睡。敻虹以同樣的抒情筆調、象徵的技巧,成功的將思念家鄉的心情呈現出來,然而在描寫親情時,她卻以不同的方式呈現,不用技巧與象徵,轉以質樸的方式流露出內心最真實的感情,如〈白色的歌〉,以幾近白描的寫實方法,透過幼童那單純直接的想法來烘托出現實生活的艱辛,流露出自然濃郁且富感染力的親情。〈白色的歌〉一開始便道出了詩題的含意:白色,是爸爸的髮色,是代表著為生活奔波的辛勞、是詩人成長後了解、疼惜父親的辛苦所唱出悲傷的白色的歌;第3、4段開始回想記憶中媽媽那雙因操勞家事而龜裂的手,聯想到媽媽也曾經像自己一樣幼小且備受呵護,而今卻飽受生活無情的摧殘並時時為在外奔波無法回家的爸爸擔心著;最後以「牽掛」來貫穿全詩,媽媽是牽掛著爸爸的安全,人子的我牽掛著他們的辛勞,這種牽掛是一首綿綿不絕的悲歌、白色的悲歌,在詩人心中唱著。詩人通過小孩子純真的眼光,道出現實生活的殘忍與無情,並以「牽掛」詮釋了親情間的關係,在童稚與成人的對照下,唱出了綿綿深遠的親情。

敻虹的詩不論是抒發愛情的、懷想故鄉的,都像靜泌的流水一般,以一種緩緩的、綿綿不絕的方式流動著,而其擅長運用字詞,能精確的將感情鎔鑄其中,提供了更豐富的想像空間,並觸動了讀者內心的情感而陷溺於詩境中。敻虹不僅是精於鍛鍊字句與運用技巧,在描寫親情的詩作表現上亦同樣的突出,卸下了華麗的字詞與浮濫的象徵後,轉以自然而不矯飾的方式在讀者的心中漾起了陣陣水波,慢慢的擴散、傳播著,敲動人心。(游淑珺整理)

上一篇 @文藝走廊台灣館首頁@下一篇

如有任何疑問,請
e-mailfemlit@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