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博士」譚啟東先生       圖.文/張麗君

一般人都知道喝茶好處多多,但能夠將茶研究得淋漓盡致的人卻不多。國民黨有位「茶博士」譚啟東專攻普洱茶,十幾年鑽研下來,已是普洱茶的權威,許多茶行老闆都要向他請益。

譚啟束在國民黨負責新聞聯繫工作,下班後阿東為不折不扣的「生活家」,休閒活動多采多姿,為了「找茶」,他全台走透透,甚至不辭辛勞干里跋涉到香港、大陸等地,他對生活品質非常堅持,而且充滿熱情。

譚啟束一向愛喝茶,原本只喝烏龍茶、鐵觀音等茶,十幾年前,有一次到高雄專賣舶來品的堀江市場買「特官茶」,特官茶為鐵觀音的老茶,老闆端上普洱茶請他品嘗,一看茶湯黑如墨汁,他心想這種茶能喝嗎?礙於人情喝了一囗,原以為一定難以下嚥的茶居然不澀不苦,而且相當順口、厚滑,還有股特殊的沈味,使其大感訝異。之後,阿東又在朋友家喝到普洱茶,朋友並告說喝普洱對身體很好。

於是譚啟東開始買些普洱茶,主要是為了如果朋友來訪指名要喝普洱也不會讓友人失望,但此時他對普洱還是沒什麼興趣,直到有次在台南一家不起眼的茶行喝到真正好的普洱茶,他決定「移情別戀」,從烏龍、鐵觀音等轉向普洱。

十幾年下來,譚啟東走了下少冤枉路,花了很多冤枉錢,但「學費」沒有白繳,用心肯學換得了寶貴經驗,他到處找資料,並到海內外找好茶,一點一滴的心得累積為實力,現在的他是國內少數的普洱茶專家之一。

阿東表示,一般綠茶的茶氣香、口感有回甘,普洱等老茶則十分濃郁,如果將綠茶比擬為「小家碧玉」,那麼普洱茶就是「風流寡婦」?韻味完全不同。

「普洱茶有餅茶、磚茶、坨茶等,也可分熟茶與生茶,生茶的品質比較好。」譚啟東指出,普洱熟茶的製作主要過程為萎凋、炒青和全發酵,生茶則在炒青後即堆倉(俗稱壓緊),再經由空氣自然發酵,所以普洱生茶需久放,好的普洱茶茶湯顏色和烏龍茶一般,且有亮光,茶氣有點樟木的味道,喝入口時喉頭帶淺澀味,過了二、三十秒,茶氣轉強,且能貫穿鼻子,感覺通體舒暢。最特別的是一般綠茶泡4、5泡就沒味道了,而普洱可泡15泡以上;綠茶隔夜就會餿,泡過的普洱茶放了一星期還不會走味,因為自然發酵的普洱茶不含咖啡因。

譚啟東常推荐友人喝普洱茶,一位同事喝了半年下來,體內三酸甘油脂指數由1000降到400,阿東有個朋友原罹患痛風,喝普洱後痛風不再復發。熱心的阿東會指點大家買便宜又好的普洱茶,他的助人哲學是「好康道相報」,他說:「我走了許多冤枉路,別人可以不要走這些冤枉路。」

假日時阿東一定帶家人回家基隆八斗子別墅度假,喝茶、看影片,到碧沙漁港吃海鮮,好客的他經常高朋滿座,生活不需要花大錢,一樣可過得很有質感。


南投兩大燒陶重鎮 等您到訪      文/施豐坤

農曆蛇年就要到來,蛇年玩蛇窯,再名正言順不過的了。南投縣有兩座赫赫有名的古蛇窯,水里蛇窯和集集蛇窯(即添興窯),在龍年尾、蛇年頭,逛逛蛇窯其實是不錯的主意。

添興窯主人林清河表示,其實蛇窯即是龍窯,但古時「龍」字是皇帝專用,只有皇帝御用的窯才可以稱為龍窯,一般小老百姓的窯,就只能稱之為蛇窯。蛇窯傳到台灣後,雖已無宮窯、民窯之分,但依然沿用大陸民間的稱謂。且在台灣早期陶藝發展史上,佔有絕對的地位。而最重要的是,台灣現存傳統柴燒蛇窯已寥寥可數,還能維持正常運作的,更是少之又少,水里蛇窯和添興窯就是其中名氣最大的兩座,在台灣古窯中,更有不容取代的歷史價值。

水里蛇窯主人林國隆和添興窯主人林清河指出,明年蛇年,對蛇窯來說,有著不凡的意義,因為兩座蛇窯都在九二一大地震中嚴重毀損,也都才剛修復,明年蛇年,對兩座蛇窯而言,有著蛻變後再出發的意涵。

林國隆希望大家遊蛇窯時,除了玩陶之外,還能從歷史的軌跡中,去感受蛇窯的文化精神和轉承。他說,今年已經七十四歲的水里蛇窯,早期以生產農村用品為主,還一度被日本徵召用來製作軍事甪品,現在保留在蛇窯文化館裡的散兵坑,即是日本兵配合台'灣潮濕的氣候研發出來,埋在地下,做為戰壕、掩體,讓士兵可以保持身體乾爽的產物。

而迎接蛇年的來臨,水里蛇窯目前已委請環球挍術學院、台中挍術學院和朝陽科技大學,設計以蛇圖騰為主的紀念陶器和紀念活動,讓蛇年到蛇窯來祈福的民眾,來年都能有好運道。

林清河也計晝配合蛇年,將四十七歲的添興窯,重新介紹給大家,民眾除了可以捏陶,玩陶之外,在非燒窯時間內,還可以進到蛇窯內參觀、祈福、迎新運,這可是全台蛇窯中,唯一一個可以提供這項服務的窯場呢?

另外,添興窯還提供蛇窯咖啡服務,用蛇窯燒出來的咖啡杯來喝咖啡,喝完咖啡還可以把蛇窯咖杯帶回家,做為蛇年出遊的最佳紀念品。


徐翠嶺 有個藝術家庭         圖.文/陳俊文

藝術界有許多父子檔、母女檔,但一家三口,包括父母和女兒都是藝術家的就不很多見。台南縣新市鄉有一個藝術家庭,老爸徐清針精於木雕,媽媽蕭月真利用爸爸鐵工廠的廢料從事鐵雕創作,女兒徐翠嶺更率先在國內引進與眾不同的「樂燒」陶藝,每次穿著防火衣入窯抱出作品,都是一次冒險,有多次,眉毛和頭髮還被燒焦,但也就因為這種焠煉,才能創造出與眾不同的作品。

「樂燒」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是相當陌生的名詞,鑽研「樂燒」近二十年的徐翠嶺和其六十五歲的鐵雕藝術創作媽媽蕭月真,即日起在新光三越台南店十二樓舉辦母女聯展,看到廢鐵變成的藝術品,或參觀以一千度高溫取出遇冷空氣產生「冰裂」效果的樂燒陶,令人不得不喟嘆造物之神奇。

畢業於美國加州LAGUNA BEACH ART INSTITUTE的徐翠嶺表示,所謂「樂燒」,是十六世紀源自日本的窯燒方式,作品經過燒窯成型上釉後,再以攝氏一干零十五度高溫加熱五個鐘頭,在釉藥成熟後,將作品由窯中「抱」出,由於由一千多度的高溫,瞬間冷卻到二十幾度的室溫,秞藥自然產生冰裂效果,除釉色產生變化,色彩也特別豐富,視覺效果十分強烈,去年成立的鶯歌陶瓷博物館還特別典藏她的作品。

徐翠嶺於一九八四年將「樂燒」技術引入台灣,她表示,傳統窯燒經高溫冷卻後,再以夾子將作品挾出,「樂燒」必須人穿著防火衣進入一千 度的窯內,將作品抱出來,每次取件就是一次的冒險,她有多次在抱窯時,被高溫燒焦眉毛和頭髮,可說是非常危險的藝術創作,但可能因為危險才有如此與眾不同的美麗。

徐翠嶺的父親從事鐵工廠工作,媽媽蕭月真常常利用爸不用的「破銅爛鐵」敲打組合,沒想到也變成獨樹一幟的藝術品,一家三口熱愛藝術創作,乾脆就將鐵工廠改建成白色的Y&C創意工作坊,終日浸淫在這個快樂的藝術桃花源之中。

 

版權為周記茶舖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轉貼節錄。
如果您對本內容有任何建議,請email至:
chouge@ms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