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水鄉村落與舊濁水溪北岸
河道聚落變遷調查
90 學年度夏季田調實習

帶隊老師:張素玢
地點:彰化縣溪州鄉、二水鄉、濁水溪沿岸、雲林縣林內鄉
參與人員:張光輝、柯佳文、袁明道、王騰億(史研所第二、三屆)
日期: 2001/6/9~12


攝於二水鄉茄苳坑

田野速寫

時間: 2002.6.9-12
主題:二水鄉村落調查、濁水溪堤防勘查、集集引水計畫勘查
帶隊老師:張素玢
參加人員:張光輝、柯佳文、袁明道、王騰億
紀錄:王騰億

   首日 (6/9) 到達二水時已是下午二時許,在參觀了賴校長的新書發表會之後,到昔苳坑調查當地的獅咬劍獸牌,和當地人當年日治時期出公工築石堤的情形,以及濁水溪堤防修築的經過。

   次日 (6/10) 上午調查了二水鄉的石敢當、珍珠堵口、阿彌陀佛碑等辟邪物,下午,則在工研院黃先生的帶領下,參觀了集集共同引水工程,由二水鄉內的八堡圳開始,一路向上,沿路參觀了濁水溪的河岸景觀,接著到達了第一個目的地:集集引水工程攔河堰,在這裡我們分別登上北岸和南岸的制高點,觀察整個集集引水工程的布局,然後,緊接著,我們又到攔河堰下游不遠處的河床上參觀,了解濁水溪的河床與水文特色,在參觀完集集引水工程攔河堰之後,我們到南岸的雲林縣林內鄉,分別參觀了斗六大圳的新舊取水口和林內分水工,兩個集集引水工程計劃的附屬系統,了解水資源分配的過程。

   第三日 (6/11) 一早,我們到達第四河川局,調查有關濁水溪的河川地的土地利用情形,並走訪埤頭鄉的大榕樹,在濃濃樹蔭下吃午餐。下午則轉往北斗鎮的地政事務所參觀。

      第四日 (6/12) 上午,我們因為二水鄉志的資料與照片的問題,因而拜訪了當地的鄭子賢與陳文卿兩位先生的家,鄭先生的家是二水目前少數的傳統臺灣建築之一,特別是雕刻、彩繪、格局仍保持完好,因此吸引了大家不少的討論和目光。下午則由洪先生帶領,沿著濁水溪堤防,往出海口方向走,了解了整條濁水溪流域的河床變化,其間還引起砂石業者的特別「關切」,不禁令人對臺灣砂石的濫採現象感到憂心。最後在傍晚時我們到達濁水溪出海口的南岸,看著旁邊六輕工業區的燈火和風力發電的巨大風扇,令人有置身於另外一個世界之感。


洪長源先生帶領解說濁水溪堤防工事

  

田野日誌

時間: 2002.6.9 晴
主題:二水鄉茄苳坑村落調查
帶隊老師:張素玢
參加人員:張光輝、柯佳文、袁明道、王騰億
記錄:張光輝

   從台北風塵僕僕地南下,抵達二水時,已是午後時分了,稍事休息後,大伙隨即前往茄苳坑進行田野調查。茄苳坑的地理形勢殊勝,左右及後方均是山勢環繞,遠方則有今日之濁水溪蜿蜒於前,是個山坳的地形,然而若非當地仍存有昔日的堤防,實在很難想像往昔這奡翱O濁水溪走過的地方。

   在鄭先生的引領下,我們沿著由鵝卵石所堆築而成的堤防追尋舊濁水溪的遺跡,不過這一段路並不好走,倒不是因為路途崎嶇不平,而是兇惡的蚊子令大伙吃足了苦頭,特別是對蚊蟲咬傷有過敏體質的我,更是苦不堪言。但僅管如此,能夠實地考察,追尋歷史的軌跡,一切也變得值得。

   在茄苳坑庄內的廟埕前,我們從老人的口中知道了過去當地的歷史,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過去日本人在建築堤防時的那份一絲不苟的嚴謹精神,從老人的口中,之後的國民政府的態度,相對上便馬虎許多。日治時期所興建的堤防,石頭的堆疊方式、石塊的數量,均有嚴格的規定,在這樣的要求下產生的堤防直至今日依然偉立,即使若干部份已埋沒於荒煙蔓草間,仍掩不住其渾厚的氣勢。

   在茄苳坑的村內,我們也看到了在一般山間村莊所看不到的特殊景像,即是村民利用過去濁水溪所帶來的鵝卵石,堆砌成建築物的地基,充分說明了自然環境和人文景觀之間的相互關係,展現出一種和諧的情調。村內的獅咬劍碑,也是令人側目的指標,獅咬劍多為止煞的作用,當年建此碑的意圖是為止何種煞氣?是在什麼情況下發生了何事,讓我不禁再三想像…

 

時間: 2001.6.10 晴轉午後雷雨
主題:集集引水計畫工事
解說:工研院黃瑞昌先生
帶隊老師:張素玢
參加人員:柯佳文、王騰億、袁明道、張光輝
記錄:張光輝、柯佳文

   上午調查了二水鄉的石敢當、珍珠堵口、阿彌陀佛碑等辟邪物。


二水 辟邪石碑-九權?力無量法

路邊的石敢當

   下午,在工研院黃瑞昌先生的帶領下,我們從集集攔砂壩工程開始進行了今日濁水溪河道水利工程的實地調查,從山上的瞭望台遠看集集攔砂壩,再配合上游和下游河道的差異,攔砂壩的作用與成效令人印象深刻。

 

   上游在攔砂壩的阻擋下,大量的泥沙堆積在此,減少了對下游的不良影響,濁水溪水中的含沙量據 黃先生的說明,約是黃河的一百倍,足見其河水中的懸浮泥沙的驚人含量,這也是濁水溪得名的由來。 大量的河沙在台灣經濟起飛期,對台灣的營造業貢獻卓著,但也帶來了今日砂石業者和黑道、地方角頭勢力、地方選舉之間的惡性循環。


裝一瓶濁水溪的水,檢驗其含沙量
拿水的為解說者黃瑞昌先生,坐者為張素玢老師

  循著引水道往下走,首先到達的是沉砂池的水利工程施設。沉砂池利用分散水道、減低河水運載能力的原理來達到工程的目地,雖然這堛熒豸穭w經流速減緩,但站在其上仍覺水勢洶湧,混濁的河水奔流而下,拍打人工河道激起浪花片片,令人嘆為觀止。在這塈畯怳]碰上了最糟糕的事:一陣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每個人都淋成了落湯雞,無一倖免。更慘的是我的腳也在混亂中受了傷,而影響了之後的行程。

                                  大雨過後,稍事休息,接著到林內去看「六輕工業用水沉澱池」與「林內分水工」。在堤防邊,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牛觸山與龍頭山中間隔著濁水溪而對立著。洪先生說這二座山原本是相連的,同屬八卦山脈,後來被濁水溪給沖開,到今天我們仍能很清楚的看見二山相對應的接口。以往並沒有堤防的建築,所以濁水溪出隘口以後就沒有固定的流道,分散成許多的小支流,老一輩的稱濁水溪為「西螺溪」,還有「流水至平地,東西南北各自流」的諺語。另外洪先生還提到,濁水溪和清水溪是在竹山會合的,竹山是前山第一城,也就是進入後山的第一站。清代分縣的時候,以濁水溪為界,所以竹山被劃歸今雲林縣,稱雲林埔。後來又以清水溪分界,所以竹山又劃歸南投。所以雲林縣境內並沒有一個地方叫作雲林,那是因為雲林原本是在竹山。

在斗六境內的濁水溪水門,此時大家已是淋過大雨的模樣

  在看「六輕工業用水沉澱池」的時候正好有挖土機在清沉澱池的積沙,洪先生說這可以用作農田的土質改良,所以並不是廢土。而「林內分水工」可分成三個部分「南岸聯絡渠道進水口」,這部分的水是用來作農業灌溉用水的;「濁水溪發電廠取水口」,這部分的水是工業用的,流到六輕之後仍需經過一番沉澱才能使用;「濁幹線取水口」,這部分的水也是作農業用的。其實這裡在前天黃先生也曾帶我們來過,只是那時天色已晚,不像今天視線更為清楚,更能了解整個水的流向及使用情形。

                                隨著夜暮低垂,一行人來到工業、農業用水處理場,在燈光和黃老師的說明下,約略地了解了處理場的狀況,也看到了所謂「水上有水」的特殊現象。在這一趟多災、崎嶇的行程中,這才了解了濁水溪對中台灣地區的貢獻和重要性。

興建中的集集攔河堰

時間: 2001.6.11 晴
主題:第四河川局與北斗地政事務所參觀訪談
帶隊老師:張素玢
參加人員:柯佳文、王騰億、袁明道、張光輝
記錄:張光輝

  位於溪州的第四河川局主要職掌便是控管濁水溪的相關事宜,所以要了解研究濁水溪,這堿O不可忽略的重要組織。大伙一行人抵達第四河川局後,隨即進行濁水溪的訪談工作。讓我特別感興趣的是濁水溪的河籍圖,河籍圖類用地籍圖的繪製方法,將河道區分為若干小段,使河工人員能夠更精準地掌握河道的走向和位置,特別利用全球相對座標來標示其位置,更能準確展現河道在地表上的相對位置。

  在訪談的過程中,河川局的張小姐詳細地為我們解答了許多問題,諸如河道兩側種植作物的規定,河川局各部門的職掌等,而第四河川局的河川警察小隊長也為我們提供了許多在執法上的問題和困難。

                            中午走訪埤頭鄉的大榕樹,在濃濃樹蔭下吃午餐。

師生在盤根錯節大榕樹枝幹中合影

  下午大家轉往北斗地政事務所做參觀訪問。在抵達北斗地政事務所時,第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局長辦公室內的陳設,都是過去地政測量人員在測量時所使用的工具,原來局長本身就是個愛好歷史文化的人士,不但致力於工作崗位,同時也收藏了許多過去台灣歷史的文物,例如舊時的地契、土地申告的原件、申告書、產權變更登記…等,特別的是過去番社的戳記印章,更顯珍貴。

  我們於地政事務所的主要目的並非在了解地政事務所的工作流程,而是要參觀其中所庫藏的舊地籍圖和地籍資料。在那堣撉v時期大正年間所繪製的地籍圖仍保存良好,能夠親眼看到這樣的舊資料,讓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動,這些地圖上細緻的線條、詳實的記號,無言地說明了前人的心血,也記錄了台灣的歷史。相較於地籍圖,地籍的文字資料部份便要顯得繁多了,但也更可以清楚地表示出地權的變更情形。地籍圖和文字資料間,均有相同的地籍編號,地籍圖中僅能顯示該地的地權有所異動,如果要知道變更的詳細情形,按照其地段地號,即能從文字資料中找尋,對於探索歷史脈動的我們,這些都是很好的史料。

                        不過這些資料的保存狀況頗令人擔憂,過去保存方式的不留意,使得白蟻肆虐,許多珍貴的史料遭受損害,不過目前這種現象已逐漸獲得改善,希望政府能夠更正視史料保存的重要性,莫讓這些珍貴的史料在倉庫中消失。

 

 

時間: 2001.6.12 晴
主題:濁水溪堤防工程
解說:洪長源先生
帶隊老師:張素玢
參加人員:柯佳文、王騰億、袁明道
紀錄:柯佳文

  上午我們先前往鄭子賢先生的家,鄭先生的家是台灣的傳統建築。為了把握這難得的機會,老師要我們到處好好的看一看。袁明道與王騰憶就好像入寶山似的,到處東張西望,還不時的向我解說。值得一提的是,在鄭先生房子的牆上有一個洞,這個洞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而且這個洞的缺口又還算完整。老師便問我們這個洞的用途為何?我們幾個想了一想都認為那可能是因為那片木板不夠長,所以才有這個洞。結果鄭先生的回答卻是,那是為了讓兩個房間共用一盞燈才故意弄的,原來鑿壁真的是為了要借光,真是有趣。

  因為二水鄉志的照片使用問題,所以接下來我們又前往陳文卿老師家拜訪。在陳老師家我們看到了許多的老照片,包括有人、時、地、物等各種不同的主題,如果自己本身也有相關經驗的話,看起來其實相當有感覺的。所以老師才說她常會拿著相機去照一些不見得與自己相關的照片,因為這些在將來都會成為歷史的見證,是一種生活的體現。

                      下午是我們今天行程的重頭戲了,我們要沿著堤防走到濁水溪的出海口。因為有二位同學已經先行離,所以我們一行人顯得有些冷清,但是行程是早就規劃好的,所以我們幾仍是得繼續下去。與洪先生相約下午 2 : 30 在林先生廟,經過一番寒暄之後,我們便出發了到溪州鄉。

洪長源先生解釋濁水溪堤防工程(溪州鄉下水埔段堤防)

  首先我們先到下水埔的河川高堆地,河川高堆地就是沒有河水的河川地。洪先生說我們不應該只是以堤防作為河川地與陸地的分界,事實上在堤防內也是屬於河川地,也就是「大同農場」的所在地其實也是河川地。 40 年代有許多的退伍軍人,因為當地有許多的溪埔地,政府便將其分配給退伍軍人,使其種植。現在看到的堤防是後來加蓋的,其實在之前,堤防內外的溪埔地是相連的。再往前走往對岸看可以看到一座座小山丘,洪先生說那是砂石山。砂石業者把採來的砂石堆放在堤防外,以進行洗砂的工作。洪先生還說到這些砂石公司都是合法的,只是這些砂石的取得來源是否合法就較受質疑了。其實砂石的開採多是黑白道勾結的,當政府下令禁採砂石時,也就是要提高砂石的價格,所以政府可能說是盜採砂石的幫凶。

溪州鄉下水埔段堤防

  之後我們又到了下水埔堤防石碑的設立地點查看,石碑上寫著「下水埔導流堤工程」。在石碑的旁邊似乎有人祭拜的痕跡,洪先生的說法是台灣人什麼都拜,所以有人拜這石碑也不足為奇。在這裡洪先生還向我們解釋道,這個堤防是在日本時代即有,國民政府時期又加以修建。這裡的堤防是採用重疊的建法而非連貫的,主要的目的在於有雙重保護。至於「導流堤」其高度並沒有正式堤防那麼高,功能主要是在導引水流方向,避免水直接沖擊到正式堤防,所以重點不在防治洪水,而在影響水流方向。

  接下來到溪州鄉成功村的石塔巷,這個「石塔」的地名由來正是因為當地有一座高約 2 公尺的石塔矗立在路中。此石塔是建立在道光 22 年,民國 67 年 3 月再經修建。根據當地居民的說法是,東螺以前會洪水,水一直往內地侵襲,後來經武聖關帝指示建水塔可以破水災,建了之後情形便有改善。其實我們本來是希望能以此對當地的耆老進行訪談的,只是礙於行程的安排而作罷。

溪州鄉石塔

  行程繼續向前,我們來到了中沙大橋下,下了車經洪先生說明我們才知道在離開石塔之後我們走入了砂石車專用道,沿途砂石車呼嘯而過,實在令人膽戰心驚。原來這專用道是砂石業者自己出資建設的。只是在中沙大橋下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出現在濁水溪的河床與我們所在河岸的落差,其實我們所在的河岸本來就是濁水溪的河床,經過砂石的開採之後,才有現在 3~5 公尺的落差出現。尤其在民國 75~88 年之間,陸續有河床被向下侵蝕的情形。也就是說原本我們的所在地與砂石車行走的專用道都是濁水溪的河床,只是經過了砂石的開採,就呈現出今日的落差,而讓人誤以為這是原本的河床與河岸,足見砂石開採對河川的傷害。在離中沙大橋不遠處,我們在濁水溪河床上看到了類似階梯的工程,洪先生的說法是此為「潛堰工程」。在發現橋樑的橋墩有裸露的情形時,就會有這類工程的出現,主要是為了減緩河水的流速而增加泥砂沉澱的機會,讓砂留在河床上,以保護橋墩。

砂石場的招牌

  沿著濁水溪我們從北岸繼續向南岸前進,穿過了西螺大橋我們就進入了雲林縣,也就是濁水溪的南岸。原本在溪州鄉遠遠可以看到的砂石山此刻就在我們的面前。沿途上看到砂石廠林立,砂石車絡繹不絕的來來往往,無怪乎濁水溪生態的日益惡化。這時我們到了雲林縣二崙鄉楊賢一個叫沙崙的地方,當地因為冬天東北季風強勁,所以風沙堆積比北岸嚴重,因此沙積地形也比較明顯。洪先生說以前西螺地區到冬天時都灰茫茫的,後來種植防風林,情形才或得改善。另外因為濁水溪的水流偏北,所以可耕地多偏南岸,因此南岸的可耕地大於北岸。

  腳步繼續向濁水溪出海口前進,我們依舊走著砂石車專用道。穿過自強大橋可以看見愈來愈多的砂石廠與砂石車,尤其有趣的是,我們可以在堤防的牆上或電線桿上看到砂石廠的廣告與砂石廠製作的標語。原本我們想順著砂石車專用道繼續前進,但在西濱大橋下由於路況實在太差了,我們不得已只好改道。這時候我們已經在麥寮鄉境內了,離濁水溪出海口也不遠了。濁水溪的出海口就在麥寮的六輕附近,所以我們也看到了六輕,雖然我們並沒有進入到工業區裡面,但是我們僅從外面看也有一種不甚真實之感。尤其當時正值黃昏時刻,在加上風力發電的大風扇,與工業區本身的點點燈光,真的有海市蜃樓的感覺。而當時也正好是濁水溪退潮的時候,所以我們在出海口只看到濁水溪的河床並未看到河水,甚至連海岸也離我們有一段距離。不過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令一種的景象,同時在晚霞中我們也結束了今天的田野調查。

濁 水溪出海口 麥寮六輕工業區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