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鎮對岸-八里鄉興衰始末考

淡江大學歷史學系專任副教授-葉鴻灑


摘 要


  八里鄉位於淡水河入海口的西南岸,隔著河水與今日因位於捷運終點站而繁榮的淡水鎮遙相對望,相形之下卻顯得孤寂而沒落,人口至今才突破三萬(而據道光二十一年淡水同知曹謹所留下的資料,記錄當時的「八里坌堡」已有丁口數一萬一千五百七十四口,時為距今一百六十二年之前)。使屬於八里居民的我不免為它感到委屈。因為,在居住了六個年頭以後,我卻深深的為它美麗的山水與淳樸的民風所吸引,身為一位歷史的研究者,不免好奇於為何同為河口的兩岸,在繁榮與發展的程度上,卻呈現出如此天壤之別?為了想了解此一現象的成因,乃著手撰寫此文,因此,本文的主要內容在從考古與文獻資料中,去探索八里鄉在歷史地位上的來龍去脈。由於此文只是研究八里鄉的開端,闕漏之處想必甚多,尚祈各位專家學者給予建議與指教

一、前言


  八里鄉古名八里坌,根據考古資料證實,早在新石器時代(距今約六、七千年前)就有人類在此活動。又據出土遺物推斷,在進入鐵器時期以後(距今約二、三千年前),八里地區的古代居民已發展出黑陶、鐵器、琉璃、金器等的製作技術,且已有了墓葬的習俗,但由於這些遺物的研究資料,尚不足以建構完整的八里地區史前活動文化史,因此,當時人詳細的生活情形仍不得而知。

  一直到進入十七世紀以後,隨著台灣地區的重現於世界歷史舞台上,位居河海交界口的八里地區,由於有航行之便,再度出現在歷史的記錄中。首先記錄八里地區資料的是荷蘭人。鄭氏治台期間,未見詳細的經營此地之紀錄 。至清廷佔台之後,隨著北部地區的逐漸開發,八里地區由於有農耕及航行之利,漢人移民也逐漸增加,才走上了日漸開發進步之途.

  八里地區由於位居淡水河出海口,有航行之利,至十八世紀大陸沿海大量移民渡海來台之初期,地位即開始日趨重要。到了乾隆二十三年(1758),八里港口更被指定為台灣地區與大陸福州五虎門對渡的合法移墾港口之一。可惜在嘉慶元年、二年(1796、97),因為連續不斷的暴風雨,摧毀了當時八里地區大部分的重要建設,加上大量泥沙逐漸的堵塞了港口。因此,之後的八里地區遂逐漸因為失去了經濟上的優越性而趨於沒落,由對岸的滬尾取而代之
本文之作,在嘗試將自己所居住的小鄉鎮—八里地區的歷史發展淵源、興衰始末及原因,作一番初步的探究


二、八里鄉地理位置介紹


  八里鄉位於台北縣的西北方,與淡水鎮一樣,居於淡水河入海口的沿岸,隔著淡水河與淡水鎮遙遙相對。全鄉面積為39.4933平方公里,佔台北縣總面積(2052.57平方公里)的約1/52,人口在最近剛滿三萬人,只佔整個北縣人口(3561626人)的約1/135 ,是台北縣境內一個地廣人稀的小鄉。整個八里鄉的地形看上去類似一隻短靴,由東北向西南成長方形分佈。鄉境所轄區域東西走向長度約14.93公里,南北走向長約14.91公里,兩者幾乎均等。鄉境的西北地區(短靴的後背)整個瀕臨台灣海峽,形成一條很長的海岸線。東部疆界(短靴的靴底)則隔著淡水河河口部份與淡水鎮遙相對望,兩岸的來往長期以來都是依賴渡船為唯一的交通工具。只有在東南角(短靴的靴尖)自民國七十二年完成了一座連通八里—關渡間的關渡大橋,打通了八里到台北、淡水間的通路(但是卻須繞個大圈子)。鄉境南邊宛延的邊界與五股鄉為鄰,共同擁有觀音山脈的大片山區。觀音山的東、西、北三個斜面皆屬於八里鄉境內。鄉境的西邊(短靴的鞋口)則與林口鄉共居於林口台地上,有曲折陡峭的產業道路(北105線)與林口鄉連接。總之,就地理位置而言,八里鄉是一處兩面臨水、兩面臨山,風景秀麗,天然條件十分良好,十分值得發展觀光事業的地方


三、考古學上所發現的八里坌


  八里鄉古名八里坌,根據考古資料證實,早在新石器時代(距今約六、七千年前)就有人類在此活動,當時的居民已有打製石器與製作陶器的技術,(目前已挖掘得到的代表新石器時代文化遺物出土的區域有:以出土打製石斧為主的米倉村渡船頭遺址、以出土素面陶片為主的長道村長道坑口遺址以及出土物較多元化,同時有石斧、矛鏃、石臼、石錘等石器和素面及繩紋陶片出土的下罟村的下罟大埔遺址及出土物最豐富、橫跨新石器與鐵器等數個階段的埤頭村的大坌坑遺址,及出土物跨越一千八百年前至五百年前,並出土了多具完整人體遺骸化石的埤頭村十三行遺址文化 )。當時居民的開發路線依據出土物的分布區域判斷,可能是由沿海區域逐漸向內陸移動,至於居民人種據台灣史學者的研究認為應是屬原住民平埔族中之雷朗族 。又據出土物推斷,在進入鐵器時期以後(距今約二、三千年前),八里地區的古代居民已發展出黑陶、鐵器、琉璃、金器等的製作技術,且已有了墓葬的習俗,由於當時的八里坌地區的觀音山腳下有些肥沃的土地,根據考古遺物推測,自鐵器時期以後的原住民應該已經有了初步的農耕技術。此後一直到荷蘭人進入台灣北部地區為止,雖然有證據顯示,八里坌地區的原住民生活似乎有著一定程度的發展與進步,也好像曾與外地民族有所接觸(如出土物中有製作水準不斷進步的陶器、甚至有中原地區使用的錢幣出土),然而,詳情仍有待未來進一步深入考證與研究。


四、進入文字記載時期的八里發展史


(一)、初期的開發


  一直到進入十七世紀以後,隨著台灣地區的重現於世界舞台上,位居河海交界口的八里地區,由於有航行之便,才正式較明確的出現在歷史的記錄中。首先記錄八里地區居民資料的應為荷蘭人,他們在取代了西班牙人而佔領了台灣北部後,所編輯的北部地區原住民的戶口表中,列出居住於北部平地的原住民部落平埔族之一支,名為「凱達格蘭」族,當時的居住地名即稱之為「八里坌社」,社址正是今日八里鄉的挖子尾地區。其次則出現在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奉命來台採取硫磺的郁永河所撰寫的《裨海紀遊》一書中,書中記曰:

  (四月)二十七日,自南崁越小嶺,(船)在海岸間行,巨浪捲雪拍轅下,衣袂為濕。至八里分(或為坌字之誤)社有江水為阻,即淡水也。深山溪澗,皆由此出」至於漢人之正式開始進入八里一帶從事開墾工作,據由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所編纂之資料顯示,是在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當時的漢人陳賴章首先獲得清政府的允准,可以開墾北台灣的大片土地,範圍包括「東至雷匣、秀朗。西至八里分(應為坌字之誤)、干脰外。南至興直山腳內,北至大浪石溝」 應為漢人有計畫開墾八里地區之始。兩年之後的康熙五十年,為了搜捕海盜,曾在八里地區設立了一個海防機關稱為「八里坌塘汛」,漢人開始較具規模的移入八里河口地區。 而至雍正時期,因大甲地區發生蕃人作亂,為了治安上的考量,清廷乃分出大甲溪以北的財政、軍權劃歸淡水廳管轄,並在八里坌設置巡檢官,一方面突出了八里地區在當時國防安全上的地位日趨重要,一方面也顯示漢人在八里地區的移民快速增加,正如日本學者山崎繁樹等撰寫的《台灣史》一書中所記曰:

  雍正十一年,在八里坌置巡檢時,移居者已越來越多,平原一帶之地全被開墾而證據顯示至乾隆五年(1740 )年,「八里坌」地區已經出現了以漢人為主的街莊 ,不久之後,漢人開始在此地區(觀音山西面)建築有保護與防禦功能的城堡,此事可見於《淡水廳志》一書的記載,其書之卷三「城池」部分記有:

  八里坌城堡在觀音山西,周圍約里許。乾隆初年紳民捐建,舊駐巡檢,今(同治九年修此書,此處應指同治九年以前)改堡,亦圮,僅存形跡文中說明,當時的原住民所聚集居住之地稱之為「社」,漢移民所住之聚落稱之為「堡」,已可顯示此時之八里地區呈現原住民與漢人混居的現象。而由於和人來此定居者不斷增加,為求神明保佑,漢移民們乃於乾隆二十五年集資於八里坌港口碼頭附近,興修了一座以祭祀媽祖娘娘為主的天后宮為漢人乞福求神明保佑的精神堡壘而有關於行政區的規劃方面,雖台灣地區在明鄭時期正式建立了較具體的行政區域,但因為明鄭的主要統治區仍以嘉南平原為主,有關北部開發的資料有限,尚無明確的證據證實八里地區已有任何行政規劃的史料。至清軍攻佔台灣的第二年(清康熙二三年,1684)正式在台灣設置一府三縣,其中八里地區所在的台北地區屬當時所設立的台灣府諸羅縣所管轄。至雍正元年(1723),又改歸新增設的淡水海防廳所管


(二)、成為北台灣的重要港口


  八里地區由於位居淡水河出海口,有航行之利,至十八世紀大陸沿海大量移民渡海來台之初期,地位日形重要,大約在雍正初年今日的八里渡船頭地區已經形成了漢人的村庄,港埠的功能逐漸出現,人口逐漸聚集,已經逐漸成為台灣北部的門戶之一,具有治安與國防上的重要地位。(此可由繪製於清代早中晚期的台灣地圖中皆將八里與淡水兩地同時標明,而不見林口、新莊等地可以得到證明)因此,早在朱一貴事變後不久(康熙六十年),當時的駐台總兵藍廷珍就奏請朝廷請於「淡水八里坌設巡檢一員」 ,但並未為康熙所採行。直至雍正九年(1732),清廷才正式在北部設立八里坌巡檢一名,負責巡查台北地區的治安,而今日的八里地區在當時是屬於受淡水堡管轄的十八莊之一,稱之為「八里坌莊」。到了乾隆二十三年(1758),八里港口更被指定為台灣地區與大陸福州五虎門對渡的合法移墾港口之一,兼之當時大陸沿海省份糧食嚴重不足,將長需影賴商船從台灣載運稻米以接濟之,而北部之商船大致都由淡水港口出海,因此當時的八里港灣內一片繁榮景象。港內經常可見大船進出頻繁,十分熱鬧。


(三)、八里的沒落


  可惜由於自乾隆二十五年至嘉慶二年(1760-),北部地區因為連續而來的暴風雨襲擊,摧毀了當時八里地區大部分的重要建設,根據曹永和先生所描述當時最嚴重的幾次暴風雨之損害狀況有:

  乾隆二三年十月「台灣、鳳山、諸羅(八里即屬此縣境內)、彰化等四縣,大風三晝夜,晚禾無收」乾隆二八年九月「颶風大作,商舶漁舟,擊破漂沒無算,損傷禾稼,百僅存一」
乾隆四十七年四月「台灣地方猝被颶風,海潮驟帳,官民房屋,田禾人口,均被傷損成災」
嘉慶二年八月「台灣聽縣,猝被颶風,吹損晚稻民居」

  以上所錄只是其中非常嚴重的幾次而已,根據曹永和先生所列舉自乾隆二十三年至道光三十年間發生於台灣北部地區的大風災加大水災不下五十次,每次都造成「房屋毀損、田園沖垮以及商船被摧毀的災難」,對一個靠商船貿易為繁榮基礎的小商港而言,所受到的連續創傷時再恢復不易。加上大量泥沙堵塞港口。於是,自嘉慶二年以後八里地區逐漸因為失去了經濟上的優越性而趨於沒落,由對岸的滬尾(今之淡水)因較優越的港口條件取而代之。然而直至同治年間,八里港區仍因為地理條件的優越而成為受清廷重視的國防與經濟上的重要據點。如由清人林豪所纂修的《淡水廳誌》(1871年清•同治九年刊行)一書的「武備志」單元中即指出當時之「淡水八里坌一口(港口),實台之要害,與鹿耳、鹿港為三大口(港口),無論有事、無事,防備內寇、外寇,皆當時時留意」 ,並明白指出當時之八里坌港口還擔負運送糧食、木料與煤炭接濟福省的重責大任,地位之重要勝於鹿耳門港曰:「夫福州省為根本重地,而與淡水呼吸相通,福省民食不敷,每資淡水商船接濟。木料、煤炭又無論也。然則八里坌一口,有關沿海大局較鹿耳港為尤要也」 。然而地位雖重要,由於河口淤塞日漸嚴重,仍難敵逐漸衰落的命運,八里坌堡後因重要性日減而被併入興直堡。

  到了光緒元年(1875),清廷正式在北部設立台北府,下管轄十一個分區,稱之為十一堡,八里地區又再歸屬「八里坌堡」。光緒十三年(1887),情廷正式在台灣建省,並重新調整行政區劃。原台北府改歸台灣省管轄,而當時的八里坌堡則歸屬台北府下所轄之淡水縣所管轄,地位之重要性已大不如前。

  日本佔領台灣之後(1895),將原有的台北府改為台北縣,下轄八堡,其中之一極為八里坌堡,範圍包括今日之泰山鄉部分地區。至該年七月十八日,為了因應不斷發生的義軍的抗日行動,乃於台北縣下新設置一個兼具防務功能的淡水支廳,所轄範圍包括芝蘭三堡及八里坌堡,而八里地區由於已經失去了航運上的優勢,重要性日減,在台灣北部的地位逐漸落於淡水甚至北投、士林之後,而人口也開始外移。日本據台時期,在經由多次的行政區域重新規劃與命名後,至民國九年(1921,日本大正九年),將台灣西部重新規劃為五個州,州以下改設郡,當時之八里莊就劃屬於五州之一的台北州下所轄之淡水郡管理,地位之重要性遠居於淡水之後。當時之八里莊共轄有四個村莊,分別是大八里坌、小八里坌、 長道坑村即下罟子村等四地,但範圍仍比今天的八里地區稍大。

  民國三十四年(1945)台灣光復後,中華民國政府將日據時期所設的州、廳改為縣、區,下轄鄉鎮。第二年正式成立台北縣政府,管轄九區三十七個鄉鎮,今日的八里地區遂正式成立了八里鄉,屬於淡水區所管轄,至民國三十九年政府明令廢除九區,八里鄉遂正式成為台北縣政府所直接管轄的地方單位,直至今日。 然而,自光復以來,由於國家的發展政策長期以經濟為主,而八里地區只是一個偏僻的農業小鄉村,雖有山水之美,卻由於缺乏方便的對外聯絡管道,(在民國七十二年通往關渡石牌地區的關渡大橋通車以前,對外主要的管道除了崎嶇蜿蜒的北105線山路通林口地區外,只有窄小的台十五線省道可經五股與台北其他地區聯絡,而對淡水北投的交通則倚靠安全性甚低的五 條渡輪線的渡輪來往 ),未受到有關單位的重視與開發,使八里地區始終停留在一個沒落的鄉村小鎮的狀況,年輕人大量外移,人口增加得極為緩慢。直至通往機場的台十五線於近年整修拓寬完成之後,八里鄉由於位居西濱快速道路的起點,地位又再度重要了起來,加上自新店--淡水間的捷運通車後,由於搭乘渡輪的遊客日增,連帶使的位於淡水對岸的八里渡船頭遊客也快速增加,已經相當程度的再度帶動了八里渡船頭的熱鬧與繁榮。


五、結論


  八里地區本來是一個有山有水,風經秀麗的濱海小鎮,然而,由於對外交通的建設被忽視,以致長期以來為外界所忽視,形成衰頹沒落的景象,十分可惜。幸好近年來由中央至地方政府都開始重視發展休旅事業,蔚為風氣,影響所致,自八里鄉公所至台北縣政府,近年來在地方人士的呼籲之下,也開始注意到了八里的觀光資源,正逐步開始推動發展八里成為北部另一個有特色的觀光景點,只要政策不變,在政府與民間共同的努力之下,相信不久的將來,八里地區即將成為與淡水相輝映的北部另一個具特色的旅遊勝地。基於身為八里鄉居民的一份子,以下提出幾項八里鄉未來發展的興革建議事項,希望能提供有關單位作參考:

1、 廢除沙石場的設立
2、 開闢垃圾車專用車道,並嚴格監控垃圾車的清潔衛生
3、 美化市容,可舉辦自行美化社區比賽(或自行美化住屋外表之比賽),並準備少許獎金以帶動風氣
4、 請鄉公所聘專人規畫劃設計以整頓鄉內各工業區的景觀
5、 借鏡日本旅遊政策,規劃推動民宿制度
6、 規劃吸引資金投入風景區的開發

六、主要參考資料來源


清•郁永河著《裨海紀遊》
清•藍鼎元《平台紀略》一書
清•林豪原纂,陳培桂刪定《淡水廳志》
曹永和先生的著作《台灣早期歷史研究》
連照美、宋文薰先生等編著的《台灣地區史前遺址資料擋(一)》
張勝彥先生撰之《台灣史》
劉斌雄先生撰之(台北八里坌史前遺址之發掘)一文刊於<台北文獻>三期
溫振華先生之「清代台灣淡北地區之開發」
日籍學者野山矯介、山崎繁樹合著之《台灣史》
台北縣政府網站
「綠竹筍的故鄉」網站
八里鄉「鴻飛文史工作室」製作的「八里探源」網頁

※八里地區出土之遺址及其代表物:

米倉村渡船頭遺址:以出土打製石斧為主的

長道村長道坑口遺址:以出土素面陶片為主

下罟村的下罟大埔遺址:出土物較多元化,同時有石斧、矛鏃、石臼、石錘等石器和素面及繩紋陶片出土

埤頭村的大坌坑遺址:出土物最豐富、橫跨新石器與鐵器等數個階段的生活相關器具

埤頭村十三行遺址文化:出土物跨越一千八百年前至五百年前,並出土了多具完整的人體遺骸化石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