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計畫緣起 | 二水簡介 | 古文書 | 字據 | 老照片 | 尋找東螺社人 | 相關論文


彰化二水地區的人地發展關係--生存於山水之間的歷史智慧

淡江大學歷史系教授 黃繁光

提 要:

二水地區是彰化縣東南方的一個小鄉,它被夾在「八卦山」與「濁水溪」之間,這兒是彰化平原通往中央山脈山區的必經之地。然因當地的生存空間非常窄隘,自古以來,居處其間的人們,必需不斷適應自然、改造環境,才能在此永續生存下來。

本文即在考察當地的生活環境與天然制約、人地發展互動關係、經濟樣態與民情風俗等項歷史演變,藉以體會本地先民的生存智慧。全文除「前言」之外,共分五節,首節陳述二水的自然地理條件及其人文環境,從而烘托出二水人的生存挑戰;第二節敘述淺山丘陵地區早年原住民的生活樣貌、漢人入墾開發、日治時期的拓展,乃至於近代農林業的新猷等,以顯現竹林果園經營的古老傳統及其創新;第三節在探討發源自本地的「八堡圳」系統,了解早昔先民艱辛的開鑿過程、構築技術智慧、水利灌溉效益,以及因而帶動的農產革命等,從而認識本地糧食、蔬果特產之豐碩;第四節則自地狹人稠、與水爭田的角度切入,體會當地人不得不和喜怒無常的濁水溪,結成生命共同體,他們既要防範洪水又要冒險開墾河床地的兩難之局,長間期,一面建築堤壩防洪,同時發展出「普外溝仔」的水崇拜信仰,一面拓殖廣大的「溪埔地」成為農業生產的「生命線」,同時又為所衍生的環境問題苦惱不已,這樣交織出當地生活史上最真實的情態。

本文最後,歸結出二水人的歷史文化及生活智慧之特色,並點明本地區正處在新舊時代之轉變、經濟開發與生態保護之間,所面臨的抉擇與挑戰。

關鍵字:

二水 八卦山 八堡圳 施世榜 東螺社 濁水溪 溪埔地 水利灌溉 螺溪石硯

前 言:

三年多前,淡江大學歷史系在二水鄉公所邀約下,成立了「二水鄉志編纂小組」,由總編纂周宗賢教授領導、副總編纂張素玢教授推動田野考察,展開調查研究工作。終於今(2002)年夏季,共同完成一部厚達900多頁的《二水鄉志》,算是為地方文史工作盡一份心力。任務雖已交差了事,同仁們在三年歲月裡,曾陸續居住鄉間作訪問、記錄,長期接觸二水的人、地、事、物,親切地體會了當地的生活,對於他們長久居處狹小空間裡,卻善於運用智慧與毅力,以謀求生存、充實生活,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本文統整了多人的調查心得,以便顯示二水地方的產業文化與生活特色。

二水地區的自然形勢,東北部全屬淺山丘陵地,南面、西面則是大河的沖積氾濫區,真正的平原被夾在「山」與「水」之間,呈「西北東南」走向的細長地帶。生存空間非常窄隘,需要靠在地人努力適應自然,改造環境,才能在此永續生存下來。

本文的主要內容,是針對二水地區進行長時間的考察,旨在探究本地住民的生活空間與天然制約、人地關係發展及其改良經過、經濟樣態與文化形塑的特色,用以體察先民的生存智慧,同時,對自然資源的過度使用,也略有省思。

一、天然環境與地理因素

二水鄉位於台灣中部,地居彰化縣東南隅,東西長約8.75公里,南北寬約5公里,全鄉面積為29.449平方公里,外型全貌略成一箇「菱角形」。本鄉依山傍水,地勢東邊略高於西北,東北角與南投縣名間鄉交界處,標高約431公尺,是為最高處,由此向西遞降,至與溪州鄉相鄰的河川地為最低,標高僅有64公尺。因此山坡與河川地形成為本區的主要特色,依地勢高低可分為:1)八卦山台地、2)濁水溪中游河谷、3)濁水溪沖積扇平原等三種不同的地形。

三大地形區

1) 八卦山台地:

分布於大肚溪以南,綿延32公里長,迄於濁水溪北岸,而本鄉東北境即位於八卦山台地的西南端,境內台地是呈「東南--南東」走向,在台地上有顯著的直線狀斷崖,將台地橫切為數塊,形成了「龍仔頭」的崢嶸景觀。本鄉轄內的八卦山台地,有丘陵、坡地、坑溝羅列其間,地形零碎複雜,不利於開發,大多已劃入保安林區。本區與周邊鄉鎮的界線,有以台地邊緣和侵蝕溝的分水嶺為自然界線,也有以灌溉渠道或道路作為人文界線。在這些天然界線之中,八卦台地的頂部與平原之間的高度差距,約僅200-300公尺而已,且台地西坡的侵蝕溝谷也不深,還不致構成對外交通的阻礙。

2)濁水溪中游河岸:

是指鼻仔頭隘路至清水溪會流點附近之間,即包含本鄉縱貫鐵路及集集線以南、八堡圳水門以東地區。區內分布許多隘路,均以南北走向橫斷河流,為堅硬岩層所形成,不僅河床狹窄,且兩岸緊扼,但隘路與隘路之間,則形成寬闊的河床,細流縱橫其間,成網狀分布,埋積作用頗為顯著。自東往西流的濁水溪是台灣最大河流,本鄉控扼溪流由山區、丘陵進入平原的谷口位置,因此自清代以來,成為東西向交通的孔道;又因本段河道較下游狹窄,是自古南來北往時,渡越濁水溪的必經之地,但早期逢雨季水位高漲時,與溪南的交通極為不便。

3)濁水溪沖積扇:

沖積扇的頂點在鼻仔頭隘路,海拔100公尺,扇邊所及幾乎到達海岸。本鄉平原部分即位於整個彰化沖積扇平原的頂部,地勢由平均高度85公尺以上,逐漸緩降至北斗、溪州一帶的33公尺,平均坡度約為千分之四點二,地勢平緩,便於農耕。土壤成分屬砂質粘壤土及細砂質壤土,越接近河道者,粒子越粗。地質為濁水溪沖積層,層板岩沖積土含有機質豐富,色黑質粘、鹽基飽和,土壤呈微鹼至中鹼性反應,鈣、鐵含量亦高,甚有利於農作物生長。沖積平原南方的濁水溪,因河床寬廣且散布著網流,古代尚未建造橋樑時,渡越河流困難且危險。

(二)氣候特徵

二水鄉地處彰化縣東南端,而彰化縣則位於台灣中部,全縣屬亞熱帶季風氣候,冬季溫暖而乾燥,夏季溫高而海風盛行。二水鄉亦具有這些氣候特徵,夏熱冬暖、夏雨冬乾,各季日照充足,平均溫度約攝氏22-23°C,其中一月份氣溫最低,亦在15°C以上,夏天七月最熱,平均溫約28.7°C,故全年皆屬生長季,適宜作物的生長。本鄉的年雨量約1,500公厘,百分之八十集中在夏季,而冬季則乾晴少雨。境內因有八卦山脈縱貫東北、濁水溪流經東南,在這種地形影響下,濁水溪的濕氣流沿著山坡上升,凝結降落,形成大量地形雨,越接近山麓,降雨越多,鼻仔頭、八卦山麓及濁水溪畔一帶,夏季雨量為全縣之冠。年平均蒸發量約為1,730公厘,其中以6-8月份蒸發量最大,農作物仰?灌溉水頗為殷切。

境內季風盛行,吹向本地的季節風,包括東北風與西南風。前者盛行於十月與翌年三月,風力強大,影響作物的生長;後者盛行於五至九月,風力較弱,對作物的生長較為有利。本區雖不在颱風襲台主要路徑上,但仍受其影響,其間以七至九月份發生次數最多,風雨弱小時,可為乾旱的夏季帶來雨水,但颱風若從西部登陸來襲,則多強風暴雨,對平原地區的農業危害極大。

(三)平地與山坡的面積比率

在本鄉土地總面積2,944.90公頃之中,平地占1,722.33公頃,山坡地則有1,222.57公頃。根據台灣省農林廳水土保持局的一項調查,發表於1993年(民國八十二年) 10月的資料統計顯示:本鄉「平地」內屬濁水溪河床地﹙含少數未登錄地﹚達918.78公頃,其餘部份屬於都市計劃區、鄉村區、農業區的合計,只剩803.55公頃﹙即占全鄉總面積的27.29%﹚;而「山坡地」屬林務局保安林地占1,062.18公頃,坡地保育利用地僅有160.38公頃﹙即占全鄉的5.45%﹚。換言之,本鄉適合從事農業生產活動的土地,限定在全鄉不到三分之一的963.93公頃﹙即僅32.74%﹚之內,而其中一大半又已作為都市計劃區及鄉村的公共建築、住宅、工廠、道路、鐵路等用地。由此可知,本鄉農業用地嚴重受限,窄隘的地面經常須養活二萬多的人口,土地負荷之沈重由此可見。

綜上所述,二水地區擁有的自然條件,對傳統產業的發展實利弊互見。它們分別是:

1)、有利條件:

A. 本區氣候夏熱而長,雨量充足,冬季溫暖,終年幾乎都是生長季節。
B. 山泉湧現,汲取飲用水方便;大河流經境內南半部,引水灌溉便利。
C. 沖積平原土質含鈣量高,沈澱的有機物質豐富,有利作物成長。
D. 漢人入墾之前,原住民已有初級的農業經營基礎。漢人來此後,「漢、原」關係和睦,且漢民之間亦罕聞發生械?。

2)、不利條件:

A. 夾在山與水之間,是彰化縣幅員最小的鄉村,生存空間狹隘、可耕地面積有限。
B. 境內丘陵山地多,又遭溝溪切割不整。平原狹小,大河逼近,其河床與水流經常移位,平原地帶水患頻仍;山坡地若不刻意加以維護、保育,坡土易遭沖刷而產生土石流。
C. 位於平原與內山的轉運地點上,地位重要,但乃受地勢的阻隔,在近代交通開發之前,出入有所不便;相對而言,到了現代快速公路發達之後 ,本地原居鐵路交通線上的樞紐要地又漸褪色。

二、淺山丘陵的開墾及其產業特色

「八卦山脈」北起大肚溪南岸,向南延伸至濁水溪北岸,南北全長約32公里,東西寬度4-7公里,為一狹長「冬瓜狀」台地,地勢南高北低,東側坡度較為平緩,西側坡則短促而陡降,海拔最高處為443公尺(大尖山)。

「本鄉」位於八卦山台地的西南端,全鄉「菱角形」外貌的北半部,分布著「東南--南東」走向的丘陵台地,境內由許多平行溪流切割成坑谷地形,因而本鄉接近半數區域與山為鄰。山坡地共計1,222.57公頃,占全鄉面積的41.51%,亦即本鄉有4/10以上是屬山坡林地,語云「靠山吃山」,如何經營丘陵山地成為適宜的生活空間,便是早年二水人的重要課題。

(一)山林地的運用與砌石技術

據可靠的文獻資料得知,在漢人到來之前,二水地區最早的先住民是平埔族的「東螺社」人,從荷蘭人統治時代的1647年起,已有東螺社的戶口統計數目。本鄉迄今仍留有「番仔田」、「番仔寮」、「番仔厝」等舊地名,甚至還能找到幾處「番仔墓」,表明這裡過去是「東螺社」人的生活領域,而「番仔口」一帶(復興村坑口),自清代以來就是東螺社民聚居的地方。不僅如此,自八卦山山腳沿線南抵濁水溪沿岸,都是他們活動、棲息的地帶。

在二水的「東螺社」人,以漁獵粗耕為主要經濟型態,經營初級的農事耕作。他們填土為基,並就地取材架構屋舍,編竹為壁,覆蓋茅草為頂而居。屋舍外圍是圈圉,四周種植果樹,茂密的莿竹層層環繞,既便於衛護居家安全,同時可就近取用林木、竹材,以資生活。農作時,在田畔高敞的地方,結紮數椽稱作「田寮」,是農忙時期的暫住之所。他們以粟米為主食,常吃的米飯有「占米」、「糯米」兩種。收成的粟米堆,儲放在居家屋外、離地數尺高的糧倉裡,以防潮腐。日常物品如盛熟飯用的小籐籃、外出時繫在腰間的「竹筒飯」、或隨身攜帶的乾葫蘆等用具,乃至食、衣、住、行各項日用之物,莫不取自周遭的天然資源,加于製作、利用。

「漢人」來到二水開發,同樣落腳在山麓地帶,向「東螺社」人租地耕種,形成了「番漢雜處」的村落。此處地勢對外視野遼闊,而坑谷與坑谷之間的小坡地,如現今的柳仔坑、有水坑、芭樂坑、茄苳坑、廟前坑、坑內坑、大樹坑、水尾坑等地,都可營造出各自獨立的生活空間。他們選擇這些地方作為居所,和原住民有著相同的考量:

1) 山麓一帶地下水位高,四處湧流清泉,水資源豐富,取水生活容易。
2) 從山上流下的大小野溪,切割地形成許多坑谷,坑谷之間的小坡地,地勢相對稍高,即時遇上豪雨也可避開水患。
3) 居民能利用地形,高屋建瓴,住宅四周種植莿竹叢圍,配合家族眾多人口的守望相助,維持著很好的防衛功能。

早昔盜賊出沒、治安不良的年代裡,二水人就是利用這樣的地理形勢,保障了身家性命的安全。甚至直到二次大戰末期,二水街上遭美軍飛機轟炸掃射時,驚慌的居民,還是疏散到山邊竹林下躲藏,可見山腳下的地形地物,是他們可靠的庇護所。

山居先民開發坡地的過程,極為艱辛。首先,須闢出通路才能進行開墾,因此,都是由低處往上一步一步築路。他們使用「尖頭掘仔」(又稱作「山耙仔」),挖取路徑附近的大小石頭做材料,平坦處用以鋪墊路基,陡坡處用來砌造階級,石間罅隙須細緻搗實,才能完成一條堅固耐用的石頭路。通路開到之處,即可在兩旁坡地從事開發,以開山刀砍除雜草樹木,搬走地面石頭、挖出地下石塊,堆砌於四周,疊成石垣,以防水土流失兼作便道。再將剷下的乾草雜木,堆置園內焚燒成灰充當基肥,這才開始種植果樹苗或鳳梨等山產,循級而上,形如梯田,可謂鋤鋤皆辛苦。

這些山坡地上,因有不少野溪流貫其間,一遇山洪暴發時,山溝輒遭沖毀,雨停後居民快速搶修。久而久之,他們練就了一手砌石築壩的絕活。尤其是住在茄苳坑的村民,在遍布礫石的山溝坡邊,運用熟練的工夫,砌石築屋而居,圍石填土栽果樹,有如表演特技一般地精熟。

上豐村從事工程業的鄉先輩蔡天開(1890-1979),在水利界久享盛名。他承包了不少中南部的河川堤防工事,即使是艱鉅的西螺大橋橋墩安置工程,他也能克服河床底部的流沙,穩固架設成功。山腳下的居民因山耕收穫有限,河堤工程又需眾多技術熟練的工人,在蔡天開的招攬下,上豐村坑內的居民,紛紛跟他外出謀生,得以展露身手賺取工資,村民生活也為之大獲改善,這也是從山居環境裡磨練出來的生活技能。

(二)竹材的利用及其製作

竹子是早年原住民構築屋舍、製造日用器物的主要材質之一。漢人來此開墾定居後,也遍植莿竹成林,至今山腳路一帶,仍可看到密植竹圍的農家景象,竹產頗為豐富,是鄉民最常取用的物資。莿竹、麻竹的竹筍可供食用,而竹材則成為手藝製作的上好材料,如孟宗竹用來作竹床,桂竹用作竹椅、竹梯。此外,竹帚、畚箕、竹筐、米簍、竹簍等各式各樣的生活用具,都能製作得精良好用。因而竹器、竹具的製作,成為本地早期的手工業之一。

從清代末葉開始,山腳地帶便有製竹的家族事業。例如上豐村頂庄仔「藍家」的竹器製造,已承傳了五代,竹椅、竹梯是他們的出名產品。而在台灣香蕉大量外銷時期,竹簍的需求殷切,藍家也是最重要的竹簍供應者;同村「蔡氏家族」所編作的畚箕,則以堅固耐用著稱,很受農家們歡迎。

本地傳統竹材製作的應用甚廣,在鄉村生活方面,主要有下列四大項目:

房屋建築材料
昔日本地農家多係居住「竹槓厝」,建造材料從主要結構的樑柱、桁、角,到「編仔壁」的骨架,以及門框、門扇等部份,都是使用刺竹的「竹莖」,或經劈細的「竹篾」(竹子表皮)編織成的。整座房屋除了屋頂和牆壁的泥土、石灰外,皆以莿竹作為材料。

防盜的藩籬
早在清治時期的移民社會裡,由於吏治不彰,社會治安不良,盜匪劫舍擄人十分猖獗,居民為保護自家生命財產,都在房舍周圍密植刺竹,做為防禦盜寇突襲時的屏障。「竹圍」枝枒間長滿尖刺,使盜賊難以竄越入內,防衛功能很高,加上莿竹節內飽含水份,不易著火延燒,即使歹徒縱火亦難以奏效。

編造各種器物
農家使用的日常器物,舉凡古燈畚骨架、籮筐、畚箕、篾仔灶外殼,或豬舍、牛棚的樑柱、柵欄、雞籠、雞罩仔、扁擔、籤擔、竹眠床…等等,都取用竹槓或其竹篾作為材料。「二八仔」市街上還開設了「鬱竹椅店」,有專門師傅製作竹材的桌椅類家具販售。日治後期,本庄水果產銷運送繁忙時節,專供盛裝芎蕉、龍眼、鳳梨用的「竹籠」需求量大,鄉民乃用竹莖內層皮編製竹簍,因此增添了不少收益。

引水用的導管
住在山麓間的農家,日常用水多取自山谷湧泉,導引泉水的管線,則多採用刺竹莖,將莖內關節打通後,一根根連接起來,便成為一條「水道管」。有人為了節省材料,將竹槓縱劈成兩半,一片疊一片地接到住家,沿途以石塊固定竹片。遇到低窪處,即以三根竹竿綑紮成三角架來挺高,使管道保持上下暢順。這種竹槓(片)做成的水道稱作「水徑仔」,而「水徑仔水」是民生日用所賴。

此外,山產的大麻竹又可製成浮具「竹浮筒」。「竹浮筒」俗稱「竹馬」,是先民在墾拓時期與水爭地,渡溪到河床「浮覆地」開墾、搬運產品的重要「浮具」,也是前人用來水上救生,及撿拾濁水溪漂流木的必備利器。竹浮筒的製作,先鋸取大麻竹約一人高的竹節,去皮後加裝「握把」,即可製成。為了防腐和裂痕,通常將裁好的竹槓去皮後,放進豬尿窟堮泡發酵一段時間,再取出來應用。下水時,手握筒把桿並緊抱浮筒,順著水性操控,可以浮游自如,閒暇時,也有鄉民抱筒悠游在水中隨波浮沉,當作好玩的「休閒器材」。

本地因竹屬手工藝發達,連桌椅、菜櫥、眠床等大型家具都可製作,竹材需求殷切,盛產桂竹的竹山、鹿谷一帶山區成為竹材供應地。日治時期的竹材、籐材,是由「三井」及「三菱」商社壟斷,他們向生產者統一收購,再轉售市面上販賣。竹山至二水之間,有清水溪與濁水溪的河道相連,竹商多將竹材捆紮成竹筏,從竹山「放流」下來,順著溪水漂到二水溪畔,打撈上岸再雇牛車運送給客戶。本地早期有人乘便作竹材買賣的生意,如光化村人「張老嚶」,年輕時即以販賣竹材為生,做事敏捷可靠,經商極有信譽。三井商社甚至將「竹山營業所」的竹材總經銷權,授予張老嚶,他也將竹材賣買業經營得很興旺,成為早年二水企業家之一。

但自木製品、塑膠產品先後取代竹品使用後,「竹材用具」的製作隨之日趨沒落。一直到1973年6月,鄉賢謝東閔擔任台灣省主席,著力推動消滅貧窮的「小康計畫」,來提高社會福利和家庭收入。其中在本鄉實施最成功的經濟性項目,是「客廳即工場」運動,境內的「合和村」以製作「竹器」為主,如竹蓆、竹墊、竹壁聯、不求人、壽司簾、竹牙簽等,外加木製、石彫作品,發展成一個手工藝品產銷中心的典型社區。當時全村超過83%以上的戶口,不分男女老幼,都投入這項手工藝的生產行列。產品較前更加精緻美觀,除供內銷外,還大量出口至日本、香港、新加坡、印尼,甚至遠銷到美國、德國等地,為本地賺取了可觀的財富。這是善用山產結合傳統手工藝,以提升生活品質的好實例。

(三) 製材工業的興衰

本地是典型的農業鄉村,「新式工業」的發展相對緩慢,直到進入二十世紀之初,才有發韌的契機。1900年(明治三十三年),商家為搬運集集、水裡等內山一帶,採伐所得的木竹等類材料下山,並將彰化東南的糧食和日用品,輸往南投山區,於是架設起「輕便(台車)車道」路線,東起集集,西至溪州,輕便台車既可載貨也可乘人。二水正好位居東西線上「山地-平原」之間的轉運中心,因而啟動了本地的「木材工業」。

濁水溪的上游山區多屬公有林地,水裡、集集、竹山都擁有廣大的林場,盛產檜木、楠木、櫸木等珍貴木材。官府設有管理機構及林班,砍伐林木製成原木,標售給木材商,木材商運送原木下山,再售予製材所。二水位居運輸要衝,是原木下山必經之地,很早就乘便創設木材商及製材工場。

根據當時的報紙所載,1906年﹙明治三十九年﹚時,已有一家「鹿兒島組」的「巒大山伐木會社」,在「內山」林場伐木,將木材順著濁水溪漂流而下,至二水打撈上岸,並在「二八水驛」設置「貯木場」兼作「造材工場」,供應濁水溪鐵橋架設工程所需的木料。又如,標示著「二八水驛」的「藤田組木材販賣所」,從1910年2月至1912年7月底為止,這家設在二水的木材公司,經常在《台灣日日新報》的第八版上,刊登販售木材消息,如「巒大山檜著材」、「巒大山產檜木材卸小賣」等字樣的廣告,可見它是一間規模不小的木材販賣行。

此外,由鐵路運輸業起家的日人「增澤深治」,於1919年﹙大正八年﹚創立「二八水製材株式會社」。其經營項目包括採伐原木、製材及買賣、採收林產物及買賣、山林原野拓殖、造林及其他附屬事業等,營業規模不小。這是較早立足在本地的新式企業。

除上述日本人經營的三家之外,本地人的製材所也跟著開設起來。最早一家,是由鄉人「張連生」所開的木材工廠,經營了一段時間,不幸遭逢大正初年的大水災,濁水溪堤防潰決,製材工廠損失慘重,轉手給竹材業起家的張老嚶經營,結果獲利頗豐。

日治後期開張的製材行達六、七間之多,著名者如文化村民族路口陳景三兄弟的「森益製材所」、路口對面裕民村員集路三段蕭文章的「章宏製材工廠」、二八仔黃榮烈的「協成製材所」和謝炎樹的「森成製材所」、聖化村頂店仔陳坤來的「穎川製材所」、二水村的「進德製材行」等幾家,此外,文化村靠近鐵道處,還有馬擇清的「富森製材所」。總之,從1920年代開始的四十多年間,內山出產的各種原木充裕,製材所的榮景持續了很長一段歲月,如「章宏製材工廠」是蕭文章所創業,他是二水經營製材業的前輩之一,後由蕭坤良繼承,再傳給蕭宏裕接掌,承傳了祖孫三代。

1958年(民國四十七年),孫海標得「丹大林班」的伐木權,成立「振昌木業公司」,大量開採珍貴的扁柏、紅檜外銷日本。他設在車埕的工廠,引進了新式合板製造技術,再度起動水里、車埕木材業的黃金時代。外地來的木材商人、伐木工人、造林人員等經由二水,絡繹前往水里,不僅繁榮了二水的商機,也興旺了二水的木材產業。


本地製材常用的針葉樹材,一級木有台灣檜木、扁柏、台灣櫸木﹙雞柔仔﹚,二級木有鐵杉、雲杉、冷杉松等,其他等級較低的則為闊葉雜木。牛車在農業時代使用普遍,往返穿梭於村落田間,而一台牛車的關鍵組件是「車輪」,本鄉所作的「雞柔仔」車輪和相思仔「牛擔」﹙牛軛﹚,材質上選且工夫精巧,極為堅牢耐用,遠近馳名,中部各鄉鎮紛紛前來訂製,製材行供給牛車材料,也兼打造牛車,生意頗為興隆。

日治後期台灣電力、電信的使用日漸普及化,從城市至鄉鎮,到處豎立「電火柱」﹙電桿﹚、拉配電線。每隻﹙根﹚電線桿上方,用作承載電桶、承纜電線的「橫槓木」,也是以「雞柔仔」為上乘材料。「雞柔仔」材質堅密耐曬,防水性強而不變形,本地木材行大量裁製「橫槓木」供應「台灣電力會社」的需求。如創立於1937年的「森益製材所」是由陳炳辰、陳景三、陳景川三兄弟合夥開辦的工廠,便從「牛車」一路作到「橫槓木」,其後裁鋸房屋用的大小式建材,而以一級木主料作成的「樓梯扶手」及副料裁成的「地板」,最具口碑。1971年,原店號「森益」由陳景三主掌,乃弟陳景川分設新店號「信森木材行」,擴大經營木材事業。

由于戰後經1950、60年代,直到70年之前,原木的取得尚不致匱乏,本鄉的木材業生意繁忙,旺盛時期的老店加新設行號,不下十幾家。但台灣山林長年過度斫伐的結果,內山的林木資源日漸枯竭,如70年代的「信森」除少數櫸木等珍貴原木外,還須採用闊葉類雜木,來製作櫥櫃、材箱、板料、板模,及其他電力輸電用的「鼎柱」、纏繞電線電纜的「大木輪」等產品。自1985年,政府宣布全面「禁伐政策」起,木材業隨之蕭條,本地木材行接連收工歇業,進入90年代後迄今,只剩「信森」和「章宏」兩家而已。

本鄉木材業由興盛繁榮而漸趨蕭條,乃至萎縮關廠,主觀因素是內山森林資源砍伐殆盡,林班早已停止伐木作業,原料無法就近取得,喪失地利亦即失去競爭力。客觀大形勢是替代木質的材料,例如金屬質材的普遍使用,又如紙箱取代了木箱等,到了塑膠製品大量生產後,木箱、木盒、木桶之類的木器幾無用武之地,建築用料的屋頂、樑柱、門板、窗框,乃至室內裝潢、家具等也大多被其他金屬、化學合成材料所替換,木材的用途大非昔日可比。「信森木材行」興盛時期,曾雇請師傅、工人十幾人忙進忙出,廠房旁空地上原木堆積如一座小山,日產成品材積至少1,000才﹙2.777立方公尺﹚以上,如今由第二代陳信志賡續經營,擁有較現代化的卡車、吊具、搬運台、大小鋸木機、走台﹙鋸台﹚、鋸帶磨齒機等設備,原木先是從馬來西亞、印尼進口南洋木,目前則購買非洲原木,自高雄港進口,憑著長久建立的信譽,與師傅三、四人協同操作,勉力以赴,為本地保持住歷史悠久的木材工業。

(四)山坡林園的經營和生產

漢人在山坡除了闢田種糧食之外,就近經營林產和果樹,也是重要的經濟活動。他們砍伐林木作為薪材,龍眼木、九芎木等類則可燒成木炭,竹材的生活應用,則已如上文所述。淺山地區的天然林經砍斫後,漸代以桃子、李子、鳳梨等果樹的栽種,因而像合和村有「桃仔宅」這類古早地名。

八卦山台地早期是供應薪材、炭木的原料產地,後來由於果樹園的快速擴張,及不當的開墾濫伐,致使天然林遭受相當程度的破壞。1912年(明治四十五年) 5月,殖民政府劃定「社頭」石頭公以南至二水的八卦山山麓地帶為「保安林區」,次年(1913),總督府殖產局設置「八卦山作業所」,負責造林防沙及保安林地的管理,這是八卦山造林事業的開端。此後官府也提供樹苗,要求民間植樹造林,經十四年時間,大體完成造林計畫,所植樹種以相思樹、台灣赤松、龍眼木、九層樹、堅木類最多,而其他雜木類也不少,林野十分密茂。

1937年(昭和十二年),本庄 (鄉)人成立「台中州二水愛林組合」,旨在促進山林資源的合理利用。光復後,這一民間團體經多次改組,1950年改稱為「彰化縣二水鄉護林協會」,這一護林組織長期運作迄今,已歷六十六年之久,為維持土地資源,不斷充實造林、保林的效果,達成綠化山水、美化家鄉的功能,居功甚偉。時至今日,保安林地的林相多屬竹類、相思樹、樟樹、台灣櫸、光臘樹等造林類樹,及其他雜木如楠樹、杜英等,全區覆蓋情形大體良好。

至於果樹的生產方面,因境內氣候良好風害少,鄉農又勤於營作栽培,故水果種類頗多且品質佳美。最早大規模栽種的經濟性果樹是龍眼、鳳梨和香蕉。其中龍眼是二水的傳統水果,鄉民稱野生龍眼為「柳仔眼」,經接枝改良品種者為「福眼」。「福眼」果實圓大,果肉亦較厚,盛產於山腳路附近山區,二水人用它來烘製成的「龍眼干」,風味甚佳,馳名遠近,銷往鹿港、台南府城等地。至清治後期,每逢秋季即有福州客商前來收購,運送到中國大陸東南沿海港埠販賣,日治時期也有日商來採購,輸往日本,用禮盒包裝後出售。

光復後,本地龍眼產量一路攀升,1968年起,種植面積超過200公頃,而以1973年的293公頃為最多,產量方面則以1976年的151萬公斤為最高。生產高峰期一直維持到90年代初期,如今產銷雖已遜色,但仍有許多農家保留著傳統的磚製烘焙設備,堅持用柴火烤龍眼干肉,以致每年秋季盛產期,山腳路一帶瀰漫著龍眼干的香氣。

鳳梨也產於山坡地區,早期都屬本島原產的「在萊種」,1910年代後期,由南洋引進新的「南萊種」,即「南洋鳳梨」。鳳梨是人們喜愛食用的水果之一,既宜生食,也可製成鳳梨罐頭銷售。1935年,二水火車站西南邊設立了「鳳梨工場」,它占地近二十甲之大,設有十三條生產線,專門製造鳳梨罐頭及其附屬產品,每逢生產旺季時,全廠超過二千名工人日夜輪班,在一貫作業線上不停操作。它是本地最早的一家半自動化大工廠,不但帶動了二水經濟的繁榮,也鼓勵了本地及鄰近名間、南投、集集、水里等地果農,四處栽種鳳梨。1950年代,本鄉鳳梨種植面積,至少有300公頃,最高曾達491公頃的空前紀錄。鳳梨檔級高者價錢俏,能替果農賺取較好的利潤,它曾是提升二水經濟的主力水果之一。

台灣中部地區土質良好風害少,也利於香蕉的生長。1910年起本地開始推廣栽種,所產香蕉香甜可口,銷售價格亦高,吸引了農民的種植興趣,栽植面積日見擴大,八卦山山麓一帶遍植香蕉欉,自鼻仔頭至十五庄、水尾一帶,約有半數田園都栽種香蕉,一眼望去盡是香蕉園。

1918年,鄉先輩謝毛為使香蕉產銷合理化,並繁榮集散市場,結合鄉親數人,共同創立一所香蕉市場,地點座落在鐵路員工舍宿的西邊,鄉人習稱作「芎蕉市仔」。每逢「芎蕉期」開市,車水馬龍,熙熙攘攘,遠自水裡、集集等各地收集香蕉的「販子」,也都僱車輛、請挑夫,或親自挑擔,趕到芎蕉市仔來進行交易,熱鬧非凡,促成了戰前(1932-38)香蕉產銷的鼎盛風貌。直到七七事變爆發後,戰事綿延日久,台灣糧食配給不足以維持溫飽,香蕉株多遭農民剷除,改種水稻或番薯,盛產香蕉的榮景因而消失。

戰後以八卦山山腳下僅存的香蕉園為起點,促使香蕉的栽植漸漸恢復過來。1950、60年代的種植面積,年有成長,1970年步入全盛時代,面積多達425公頃,年產量則高達950萬公斤以上,類似一個小型的香蕉王國。但70年代後半期開始,受高屏地區大量栽植香蕉的威脅,面積與產量逐年下降,至80年代下半期之後,二水的香蕉完全喪失昔日的光彩。

除了以上三種主力水果輪流興替,為二水地區的農產經濟,作出很大貢獻之外,其他包括平原地區,產量較多的水果作物還有荔枝、番石榴(俗稱「芭樂」)、白柚、檳榔、楊桃、柳橙、木瓜、紅甘蔗(食用甘蔗)等,也都是由原產或傳統水果,研發新品種、改良培育法,所發展出來的經濟果物。其中「芭樂」的品種,果農迭有推陳出新,如稱「泰國芭」、「水晶芭樂」、「鑽石芭樂」等,多能迎合市場需要;而「白柚」是二水坡地上常見的果樹,果實為扁圓形漿果,皮黃粗厚帶有光澤,果肉細緻多汁可口,白柚樹越老產量越豐且甘甜,以一顆重二台斤左右的品質最好;食用甘蔗在本地種植者,又稱「二水黑土紅甘蔗」,因土地表層屬濁水溪沖積壤土,含有豐富的腐植質和甘蔗成長所需的鉀素,加上農民經營細心,所產「紅甘蔗」大小適中,節疏莖肉脆實、含汁飽滿香甜,是消暑、解渴、退火的聖品,近年來食用者有口皆碑,已成為甘蔗名牌之一。「紅甘蔗」與「芭樂」、「白柚」並稱二水地區的水果三大名產。

由上可知,早年二水人巧妙利用地形地物來構築生活環境、保衛生存安全,並磨練出純熟的砌石技術。他們就地取材,運用竹木資源作成日常器具,營作精巧的竹藝製造,且創設先進的「製材工業」工廠。果園的濟經性經營,除了統傳的水果之外,也能隨著時代的變化,從事引進新種、改良品種,翻新花樣,以應市場趨勢而賺取生活所資。因此,靠山吃山也是二水人的生活智慧之一。

但近年來由于現代化機具進入山林、坡地開發太過迅速,或因觀光遊客不知愛惜,原有的山林生態平衡已有損壞。在經濟壓力之下,鄉民還是屢次透過民意機構向有關單位陳情,要求開放「保安林地」,甚至「公地放領」,最近幾次颱風豪雨,釀成了土石流災情,可謂是大自然的警訊,二水人宜記取過去與山共存共榮的歷史歲月。

三、水渠的開鑿及平原地帶的農產特色

1621年﹙明熹宗天啟元年﹚,顏思齊、鄭芝龍集團招徠漢人來台墾植後,經歷荷蘭統治、鄭氏王朝時代,漢人逐漸來到「半線」﹙約今彰化﹚一帶,與東螺社原住民混居雜處,他們向平埔族人租地從事農耕畜牧生產。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清聖祖將台灣收歸大清版圖,其後,中國大陸東南渡海前來台灣中部的移民增多,初墾鹿港,後來漸進入彰化平原開發。

在十八世紀﹙康熙四十年﹚以前,彰化平原的大片土地上,仍以平埔族為優勢族群,漢族農業移民陸續前來,只構成稀疏的點狀分布,他們多半選擇較易種植的蔗園,作為主要的農業經營。十八世紀前半期,大量漢移民的腳步踏入了彰化平原的地面,原來的荒埔、鹿場、蔗園很快地被水田所取代,隨著移民一波波的到來,聚落也迅速增加,而來「二八水」墾拓的漢人也漸集結成村落。

漢人大量移入本地區墾拓、定居後,才將這個地方稱作「二八水」,這與開發時期的水利溝渠,有著密切的關係。原來早期的漢人移民,在本地開鑿了一條「二八水圳」,並圍繞在水圳周圍營作、生息,自然而然便稱呼此地作「二八水」,後來才簡稱為「二水」。

(一)開鑿水圳的智慧

這一時期促成彰化平原的農業環境,產生快速變化的因素,首推水圳的開鑿,尤其是源自二水的「八堡圳」。1709年起﹙康熙四十八年﹚開鑿的「施厝圳」(後來稱作「八堡圳」),投資者為墾戶「施長齡」,實際經營者是「施世榜」。

施家在清初為閩南古鎮晉江安海地方﹙又稱安平﹚的世族,財力雄厚。施世榜父親施秉於康熙中葉渡海來台,任職鳳山,並在屏東平原發展事業,世榜因而隨父入台。1697年﹙康熙三十六年﹚,世榜入選鳳山縣拔貢生后陞兵馬副指揮,他承接了父親經營糖業累積的資本,以及彰化的拓墾事業,因而擁有雄財鉅資作為開闢大水圳的後盾。

施世榜繼承乃父擔任「墾首」,率領移民進入東螺東堡,他巡視了濁水溪北岸,發現這是一片蓁莽未闢的原野上,早期移入的少數漢人,受天然條件的限制,只能在山麓澗邊耕墾。他們在平埔族人原有芋、薯、黍類的農作基礎上,略作改進,以種植旱田陸稻、或經營蔗園為主,此外便難以施展。因為缺乏灌溉設施的旱作,需靠天吃飯,「有雨則收,無雨則歉」,同一塊地耕種二、三年後,收穫量遞減,不得不棄地另覓他處耕墾,且冬季缺少雨水,一年僅能收穫一次,致使大片平疇地利未盡。

這時大批的漢人移民潮,已從海岸鹿港登陸,或越過濁水溪北上,湧入彰化平原,糧食需求甚為殷切。施世榜認為唯有興築水圳,改善自然環境限制,利用水資源,才能在荒煙蔓草之地,大量擴展價值高的水稻生產。於是他籌措鉅資,招徠流民以開鑿水渠。

施世榜所開鑿的「施厝圳」,是清代台灣最重要的大型水利建設。開圳工程極其浩大,先需掌握地理條件和濁水溪的水流特性,進行水源引入口的勘定、陂埧水門的奠基、圳渠水道網絡的布局等,才能進行構築工程。在缺乏精測量密儀器的年代,實際施工中,勢必面臨重重困難,因而費時十年的主流圳道,圳水仍然難以流通,工程為之停滯。這時出現了一位傳奇性人物「林先生」,成為最佳的技術指導人,有如幕後總工程師一般:

工竣而流不通,世榜慮之,募有能通者予千金。一日,有林先生見,曰:「聞子欲興水利而苦無策,吾為子成之。」問其名,不答。於是相度形勢,指示開鑿之法,曰:「某也邱高宜平之,某也坡低宜浮之,某也流急宜道之,某也溝狹宜疏之。」世榜從其言,流果通。眾以世榜力,名「施厝圳」。

清末的彰化宿儒吳德功追記這位「林先生」所教導的「土工法」,說他利用光影來判別高低,完全掌握地勢後,再改造引水道路:

然地勢有高低,日中視之未得其詳,於夜間以繩貫燈,牟尼一串,昭耀數十里,以觀地勢之高低,高者剷之使平,低者架之以木,因其事而利導之,數閱月而告厥成功。

如今,我們雖無法知曉「林先生」的生平和他技術指導的細節,但可知他對濁水溪的地形水性,掌握頗為正確,故能審視地勢的高低以研判水流,配合地形實施土木工法。其中最重要的工程變更,是將水源地往上游推進,即施世榜最初的取水口,設置在鼻子頭(今本鄉倡和村),林先生則向近山處延伸至水沙連(今南投名間鄉濁水村),如此一來,水圳的取水口坡度增大,利用地勢導水順暢,圳路的水流也得以貫通,灌溉系統終於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全部竣工。「林先生」的巧思與風範,成為後人所推崇的智慧典範和津津樂道的傳奇佳話。

「圳頭」築堰攔水工程,是「施厝圳」施工中最為艱困的部份。此外,灌溉的引水系統,還有多項重要的行水設施,諸如:1)水路渠道:有主幹、有分支,以下再歧分出給水小道,最後流入田溝。若圳路埋設在地下,就稱為「暗渠」或「暗涵」;而架高竹管引水者,稱作「筧」或「?」,多設在圳路交叉點上或橫越溪壑之處。2)蓄水池和水門:「埤」是建構作為瀦水的地方,通常築在幹道與支線的交會處,並設有閘門可供啟閉,這種分水結構物舊稱「陡門」,又名「戽門」、「擋門」等,小分水門則稱作「水汴」,以前多是用凹字型木板插入水中,來調節水量。3)消水溝:在圳路的最末端,用來排洩農田餘水或過量雨水之用,也稱作「溢道」、「餘水吐」、「放水門」、「排水路」等。所以,施厝圳是先民順應天然條件,大舉興辦水利事業的成功典範。

「施厝圳」的整體工程構造,也是最早引進閩南地區大型水利建設的案例。其中由「笱」構築的圳頭攔水堰,成為台灣堰堤築成法的濫觴。1842年(道光二十一年),施家後代施鈺繪製的〈水圳圖〉所記之「導水工法」,提到了當時工匠所稱呼的「埧」,是一種臨時性的攔水結構物,即現在所稱的「笱」(音同「苟」)。這種就地取材編成的「石笱」,它的製作技術與攔水作業,都由師傅代代相傳下來,而「石笱」的運用也歷經了二百多年之久,是本地水利結構物中,最具特色的設施,一直有效使用到1970年代才逐漸式微。近代以來的技術改良,只是讓「石笱」的施設更加精準化而已,如以儀器測量水道水流狀況、以機械確保安放成功率等,但「笱」本身的原始設計「基型」,卻從未被取代過,其功能之經久實用,不能不令人佩服。

「石笱」即是攔水「埧籠」,和其他地的「竹製蛇籠」、「竹籠卵石」相類似。「笱」係用硬木作栱框,與麻竹編構成錐形的立體骨架,捆紮材料多為籐條、竹篾之屬,形似一隻頭闊而尾巴尖長的大竹簍,長度為十二尺。可分為兩種,頭部編成方型者,稱為「角笱」,寬度達十二尺;圓錐型者稱作「圓笱」,寬有七尺。使用時,需將石塊填入竹簍內,所以又稱「石笱」,而以笱攔水的方式是將尖端朝下游方向放置,因此又有「倒笱」的俗稱。「圓笱」的體積較小,可先填實卵石再安放水中;「角笱」較為龐大,下笱後由工人挑石頭傾到笱內,石縫空隙則用稻禾裝填,以免漏水。笱的安放過程非常緊張忙碌,師傅和工匠們在水裡載浮載沈,潛下操作、浮上換氣,又因濁水溪含沙量大,水流充斥浮沙,潛水師傅既閉氣又閉眼,全靠經驗在水底摸索操作,其困難度及危險性可想而知。

「笱」的安放既危險,且一經洪水就得修補一次,又如此麻煩,竟沿用了二百多年之久,直到1970年代才漸被新式工程所取代。考察其歷久不替的原因,主要有四項:

1)濁水溪不時爆發山洪,沖毀堰堤,遷徙引水道,採用機動性高的石笱作堰堤,搶修容易,極有時效。

2)「笱」的材料多屬就地取材,收集方便,製作簡易,靠人工即可完成。

3)「笱」的功能多,除了堵水護堤之外,溪水流過石笱縫隙時,有過濾水中泥沙的作用,減緩圳道的沈積阻塞。

4)下笱工程和修補工作,在組織分工上,有包商、工頭、綁笱師傅、下笱師傅、挑石工人、挖溝工人等等多層多樣,為當地提供許多工作機會,下笱的工資也很可觀,鄉民也就不以維修圳頭為苦事了。

(二)八堡圳的灌溉事業

施世榜鑿成的「施厝圳」,灌溉所及之處大獲水利,轉變了農業的經營型態,也帶動台灣開始邁入「集約式」水稻栽培,更換了鄉村的景觀風貌。至1723年(雍正元年),清廷設置「彰化縣」後,由於平原上的水利灌溉提高了農產量,更吸引登陸鹿港的移民及嘉南平原的過剩人口前來,加速本地區的開發。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一反清朝將埤圳業主權視為私有物的舊慣,而將水利事業作為對台殖民政策的一環,推動水利公有化政策,實行以「補償金」收買「水利權」的措施。1901年﹙明治三十四﹚年,公告台灣「公共埤圳規則」,凡有涉及公共利害者,皆認定為公共埤圳。次年﹙1902﹚,「施厝圳」經認定為公共埤圳,並以「八堡圳」為認定名稱。

此外,早在1721年﹙康熙六十年﹚,「施厝圳」甫竣工不久,另有士紳黃仕卿傭雇千百名工人,大事開掘「十五庄圳」,灌溉東螺東堡內十五庄,涵蓋今二水鄉、田中鎮的部份平原地帶,規模也極為可觀。其後,至1907年﹙明治四十年﹚,「十五庄圳」也被併入「八堡圳」,稱作「八堡二圳」,從此以後遂有「一圳」、「二圳」之名,並在同一處取水。從這時期開始,包括二水在內的彰化平原由「稻僅一稔」進入「歲可兩熟」,同時使用灌溉經營的「一期稻作」,其收穫量已超過了「二期作」,占全年總收穫量的一半以上,意即水利建設使米穀產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1921年﹙大正十年﹚12月,台灣總督府為統合農業生產政策,發布「台灣水利組合令」, 1923年﹙十二年﹚,將八堡圳、義和圳、大義圳、慶豐圳等合併設立「八堡圳水利組合」。其灌溉區域自本庄﹙鄉﹚開始,包括八卦山以西、和美地區以南,西至鹿港街,西南緣界為舊濁水溪,涵蓋當時員林、彰化兩郡大部份的平原地帶,全區略如一面「東南—西北」走向的「橢圓形葉片」,葉柄部份即為二水庄。

八堡圳經歷世代使用後,圳路變得狹窄曲折,且因缺乏排水設施,下游地區無法正常給水。因此,自八堡圳納入公共埤圳後,隨即進行圳頭及圳路的修浚工程,「水利組合」設立後,更花費了近百萬日圓的工事經費,改採混凝土興建動力型堰,或加建近代式的水門、閘門,有效管制水流、分配水量。 1932年﹙昭和七年﹚,本庄﹙鄉﹚境內完成了新建進水閘口,並設置第一、第二圳分水門,此後可更合宜調節水流,並執行輪流灌溉。

「二八水圳」則是介於「施厝圳」和「十五庄圳」之間,具有聯絡兩大水利系統的功能。它從現今集集線的火車車庫,流經文化村、二水街、光化村,到員集路的「二八水橋」後,匯入八堡二圳,這些地區正好是二水的中心地帶,因此本鄉水渠密布,灌溉便利。

現今彰化農田水利會所轄的「八堡圳」灌溉圳道,是歷經各時期不斷增建、合併後,所完成的灌溉系統。除了上述日治時期的改善、新建、整合工程之外,1950年代起,台灣省政府開始編列預算,並獲得美援等基金和貸款的助益,運用現代化的水利技術,陸續進行維護、更新、增闢等工程,如完成「員林大排」排水系統、土渠澆灌混凝土、圳底鋪設混凝土石塊、整建大小渠路、圳坡工事等等,達成順利排放多餘洪水、促進水資源再利用、防止渠道滲漏、提高導水功能等功用,以增進灌溉效益。歷年來,八堡圳大小圳路的整建工程,確使彰化平原的農業增產,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從1911年﹙明治四十四年﹚起,八堡圳灌溉地區的一期稻作單位面積產量,已超過二期稻作產量,由此可得明證。

目前「八堡圳」的灌溉圳道,共有五條幹流、十二條支渠、十三條分線,及116條小給水路,總長度達566公里。另有利用迴歸水流的埤、溝、渠小道等衍生灌溉系統。「八堡圳」現在的灌溉面積,第一圳為11,925公頃,第二圳為7,566公頃,合計19,491公頃,幾達二萬公頃之廣袤,涵蓋了彰化縣大部份的農田,其灌溉面積之廣、效益之大,實為全台之冠。

另根據「彰化農田水利會第二水路站」的職掌業務來看,其灌溉區域東起自八卦山脈的山腳沿線,北至彰化大埔排水為界,西臨台灣海峽,南抵舊濁水溪北岸,形成一個袋狀的大平原,其行政區域包括了彰化縣內十五鄉鎮市。境內灌溉面積如下表所示:

表1 彰化農田水利會第二水路轄區灌溉面積﹙1998.10﹚

10,992公頃

7,299公頃

舊濁水溪北岸

2,950公頃


在這個灌溉區域內的主要灌溉渠道,則如下表所列:

表2 彰化農田水利會第二水路轄區主要灌溉渠道長度表﹙1998. 10﹚

渠道長度﹙公尺﹚

備註說明

1,454公尺

28,610公尺

14,030公尺

八堡一圳石笱支線

2,100公尺


資料來源:同上表,由第二水路站提供

第二水路站設有站長、管理師、助理工程師、工程員等各級專業人員,負責本轄區內的灌溉管理。舉凡灌溉計劃之擬定、執行,及用水調配的管理;水質的定點監視、調查、檢驗及處理;妨害水利案件的取締及水利糾紛的處理;灌溉設施之巡防、維護及修復等事宜,都是水路站的工作要項。如定期載錄、製作各種水文資料暨農作灌溉統計表,據以分配各站用水量,特別是一期稻作春耕亢旱期的大區輪灌制,影響稻產的豐欠甚大,通常實施一圳三天九小時、二圳二天十五小時的輪流灌溉辦法,大體能供應農戶耕種之所需。

此外,彰化農田水利會在本鄉也設有「二水工作站」,其所負責的灌溉區域,是自二水鼻仔頭段起,至過圳、五伯段止,亦即本鄉全部農地均屬「二水工作站」的業務範圍,其間作物以「水稻」為主。本鄉兩期稻作的灌溉面積,分別為八堡「本圳」128公頃、「一圳」42公頃、「二圳」303公頃,合計有473公頃。在每期稻作開始前一個月,先釐訂灌溉計劃,執行配水,並依實際取水量機動調配用水,務使有限的水資源,發揮最大的經濟效用。工作站為達成有效管理,乃設置了本鄉的「水利小組」,藉以實施基層組訓、妥善維護水利工程。

政府為改進濁水溪南北兩岸灌溉營運效能,並增進濁水溪流域的地表、地下水資源之開發、調配及利用,自1993年(八十二年)起於南投縣集集鎮林尾隘口,興建濁水溪集集攔河堰。八堡圳水源自2001年(九十年)起,改由濁水溪集集攔河堰北端取水口取水,引至沉沙池沉澱後,循北岸共同引水聯絡渠道引水,經田寮、隘寮、名間、新民等地,長約11公里,至新建「八堡圳分水門」分水路,導引進入八堡圳渠。南北兩岸聯絡渠道路及工業區專用輸水路,則在2001年年底完工通水。

(三)遠近馳名的「濁水米」及各種蔬果特產

本地先民來二水之初,僅能依靠山澗水灌溉,水量有限,故多種「陸稻」,品質粗糙,單位面積的產量也很低。直到八堡圳開築完成,引進充沛的灌溉用水,農家才能逐漸改種「水稻」,但都屬「在來米」品種。至十九世紀末葉,稻米的種植方法由傳統的「播種法」漸改採「插秧法」。二十世紀初年,官府設置「農業試驗所」,從事水稻品種改良,栽培出適合台灣氣候、土壤的稻米品種,即「蓬萊米」。二水也引進米質較好的蓬萊種,並開始施用人工肥料,以致稻作種植面積與產量年有增加。

1925-1940年的十五年之間,稻米的種植面積及產量均持續快速增長,面積成長了234. 77﹪,產量也增長了243. 13﹪使稻米成為境內的首要農作物,經常占全鄉種植總面積的3/2以上,已是本地經濟收入的最大支柱。

1963年,稻米生產面積一、二期合計,更突破2,200公頃,二年後再攀高,直到1977年,歷年都維持在2,300公頃以上,而以1966年的2,380公頃為最高峰;而收穫量方面,1941年為400萬公斤,往後大體隨著面積的擴大而提升,1965- 1977年之間,大多超過1,000萬公斤,至少亦接近千萬公斤,而以1977年的1,093萬公斤為最高峰。至到1990年以後,因農業經濟大環境的遽變,本地的稻米總產量才見大幅銳減下來。

雖然本鄉的稻米生產,已不及極盛時期的興旺,但源自本地的「八堡圳」,其第一、第二圳渠道,自東向西北,橫貫本鄉腹地,俗稱「水頭」。兩圳的水量豐沛且無污染,含泥沙量大,長年為田地鋪上一層層灰黑的肥沃土壤,有利作物成長,加上日照溫和,氣候適宜,因此所產「濁水米」香粘好吃又營養,有口皆碑,是遠近馳名的優質米。現在街市上的超級市場、量販店、米穀店等售貨櫃上陳列的「現成米」、「小包米」,凡是台灣中部出產的食米,都在包裝袋打印「濁水米」的招牌字樣,由此可知「濁水米」的名號十分響亮。

除了稻米之外,在八堡圳流浸所及之地,其他菜蔬、瓜果、豆藷之類的出產為數甚夥。本地早年一般作物是以甘藷、玉蜀黍、食用甘蔗、落花生和大豆為大宗,蔬菜則以莢豌豆、甘藍、青芋、茄子和蔥等最為常見,其後蘿蔔、菜豆、芹菜、韭菜之類亦復不少。其間,有兩種契約性作物,曾經大發利市,就是「蘆筍」和「洋菇」,它的銷售價格高出一般蔬菜甚多,因此在1960年代,擁有歐洲及美國、日本等海外市場時,曾不斷改良培育技術,外銷情況甚佳,菜農利潤豐厚,風光了近二十年之久,後因歐洲共同市場取消台灣的配額,蘆筍和洋菇外銷受阻,這兩種作物才告沒落下來。

如今本地最膾炙人口的蔬菜類是「茄子」和「苦瓜」。茄子又名「紅皮菜」,顏色深紫艷麗,博得「胭脂茄」的美稱。歷年都有種植,1980年開始用力推廣,由於農民們的細心照料,不僅它品質好、長條果形美、色澤光滑,且肉質細緻,產量又豐富,在中部及台北市場均評價很高,是具有競爭優勢的蔬菜類之一。同時與「胭脂茄」齊名的是「白玉苦瓜」,因菜農栽培得宜,成熟時瓜皮凹凸有緻、小瘤顆粒突起,表皮呈乳黃色,猶如溫玉般光澤,故有此雅號。它的果實外觀有紡綞形、橄欖形、長圓筒形等形態,品種則分「粗米」、「白小玉」、「大白玉」等幾類,秋後採收,皆美味可口,是炎炎夏日裡廣受歡迎的蔬果。

此外,傳統的竹筍(菜筍)以「麻竹筍」為大宗,「綠竹筍」次之,由於土壤適宜,所產竹筍肉質細嫩而不苦。早年種植農戶所出竹筍,多供自家食用或分贈親友,產量較多之後,才挑送至菜市場販賣,因品質好,常被搶購一空。近年來推廣有成的新種蔬菜,則有肉細籽嫩的「匏仔」(圓瓢)、久煮不爛不變色的「菜瓜」(白籽絲瓜)、瓜肉肥厚青脆的「刺瓜」(大黃瓜)、「聖女小番茄 」等。

在農產品高度市場化的趨勢下,本鄉種植蔬菜已採取分工的方式,菜苗的來源,是由數家「蔬菜種苗場」所供應。如惠民村張家所經營的「惠民種苗場」,曾接受農林廳技術輔導,運用「穴盤法」培育菜苗。塑膠材質的「穴盤」分成38孔、72孔、128孔等大小不同的規格,依蔬菜類別選擇使用,種子來源是購自農業委員會的「種子繁殖場」,以及「農友種子公司」等處。「種苗場」按照農家指定的菜種、數量,進行育苗工作,大多在20天內便可育成、交貨。目前鄉村普遍缺乏人力,育苗技術及設備都較新穎,可節省人工,大量供應各種菜苗。通常農家多能適應市場的變動,預訂好賣的種苗,從事瓜果菜蔬的栽種。

四、濁水溪的特性及河川公地的墾拓

本鄉是彰化縣轄區內面積最小的鄉鎮,可耕地不足始終是生計發展上的最大桎梏。因此,鄉先民早年即戮力「與水爭地」,藉以擴大有限的生存空間。

(一)洪水為患與「水崇拜」的習俗

濁水溪發源於高山區,上游河床落差大且水流急,加以降雨量集中夏季,豪雨沖刷力強,因此河水含沙量之高,為全台河川之冠,中、下游長期淤積,水流受阻塞,以致時常遷徙改道。濁水溪流過二水附近隘口後,便散開成為五大分流,在沖積扇上呈放射狀亂流,流路不穩定,洪水時常漫泛成災,因此本地老輩長者聞水患而色變。

文獻記載濁水溪的水災,最早始於1685年(康熙二十四年);而近代史上,本地最嚴重的一次水患,則是「戊戌大水災」,它發生在1898年(明治三十一年,歲次戊戌)。這年因山區豪雨不止,濁水溪支流清水溪上游的草嶺潭潰決,洪水傾洩河岸,水流大幅北移,瀰漫北邊沿岸,從二水、溪州、北斗、埤頭,一直到二林等地,莫不災情慘重。本鄉鄰近溪岸的頂厝仔、苦苓腳、番仔寮、頂店仔、五佰步仔等各村落的田園,盡都付諸洪流,變成濁水溪的河道,在今過圳村堤防連至溪畔的大片河川地,全沒入水裡。水災過後所沈積的沙害,也極為嚴重,兩害交乘,可耕地大量流失,人口不得不外移,致有遷村之舉。

1911年,再次發生大洪水吞沒平原,土泥淤積下游地帶,災情慘重。村民面對頻繁的水災,眼看著田園家產都隨著湧浪逝去,束手惶懼之餘,只有祈求上蒼的庇佑,逐漸發展出「水崇拜」的民間風俗。每年陰曆七月十五日「中元節」普渡前後,靠河地區的居民,家家戶戶挑著粿、米粉等祭品,來到堤岸頂上拜「護岸」,或稱作「普外溝仔」、「普石岸」。其後官府雖已大興堤防,消減了河患水災的肆虐,但芸芸眾生的命運,實與濁水溪息息相關,鄉民對「水」的敬畏和崇拜不曾稍減,依然年年虔誠地行禮如儀。

(二)構築堤防及「溪埔地」的開墾

日治時期,為了防範洪水氾濫濁水溪、清水溪兩條河川流域的數千甲田地,乃至為患整個彰雲平原,台灣總督府設立「濁水溪治水工事事務所」,進行計劃性的河堤整建工程。從1912年﹙大正元年﹚,歷經三期施工,直到1945年﹙昭和二十年﹚,終於完成包括堤防、橫堤、導流堤及丁壩等設施,長達四十公里的濁水溪護岸堤防工程。

光復後,自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起,台灣省水利局正式接管河川治導工作,檢討歷年來水災發生原因,逐一推動濁水溪的河道整治、河川地與水資源的開發計畫等。至1996年﹙八十五年﹚,又完成〈濁水溪水系治理規劃報告〉,以謀求河道穩定、暢洩洪水與減免洪水災害為標的。

濁水溪北岸的堤防,是從本庄鼻仔頭西方起始,往西南行延伸至彰雲大橋後,沿著河道轉向西北走,一路構築至二水、田中交界的四塊厝「石岸角」,而後九十度轉往西南向,經溪州大庄村﹙下水埔﹚、頂寮、柑仔園後,再轉而西行,經過中沙大橋、溪州大橋、西螺大橋走往竹塘,最後止於大城鄉台西村,瀕臨台灣海峽。

自四十公里長的河岸堤防完工後,順利導洪,不僅免除了水患威脅,且在堤岸工事的沿邊,新生了將近一萬甲左右的「浮覆地」,當時的二水庄、溪州庄、田中庄及北斗街周邊土地,大多是由河川浮覆地所形成的。另根據「台中州役所」於1930年﹙昭和五年﹚所發布的《管內概況報告》,得知官方正式登錄的「浮覆地」面積為3,591甲多。

根據本鄉耆老追述,日治時期殖民政府構築堤防時,因缺乏新式機具,全部徵用民夫充當「勞務工」﹙公工﹚,昔日凡居住在今堤防附近的民戶均須參與,每人分配長度三尺,自備鋤頭、畚箕、扁擔等工具,前往挖土、挑土、填土方,遵照築堤工事的嚴格規定,積錙銖而後壘寸土,人人莫不揮汗如雨,備極辛苦,因此留下一頁永為後人感念的打拚歷史。

1920年代後半期,二水境內已有頂店仔的「陳興詩」,最早前去濁水溪畔開闢「浮覆地」,而至1930年﹙昭和五年﹚起,本地幾戶農家接踵前往開發。開闢地點最初集中在「米粉製造工廠」附近,在河岸距離堤防二、三百公尺以內的溪埔地,開墾後種植蔬菜、雜糧等作物,以養家活口或貼補家用。同時約在1928、29年間﹙昭和三、四年﹚,鄉人「謝在祺」則前赴田中庄四塊厝,開墾河川地種植番薯,嗣經改良土壤之後,變成可栽種水稻的良田,是為二水鄉人到外地開墾溪埔地的先驅。

1930年代之後,彰化平原的耕地利用幾乎已經飽和,人們繼而往河川新生地開墾。《員林郡誌》第十章記載1935年時,「本﹙二水﹚庄重要懸案事項」有三點,均與擴大土地利用有關。其中第二項為「濁水溪河川敷地借入事宜」,明白指出:本庄苦於可耕作土地狹隘,以全庄總戶數與耕地面積比率計算,平均每家耕地僅有0.55甲而已,因而亟須籌謀對策。本庄前此﹙指1935年以前﹚曾借撥濁水溪河川敷地﹙即浮覆地﹚五十餘甲給本地農家使用,仍未能緩和耕地不足的難題,經再次調查的結果,可供開墾的河川地有百餘甲,庄役場應努力爭取這些官有公地,以供農民租借利用云云。

由此可見,1936年﹙昭和十一年﹚之前,本鄉久已受困於耕地不足,當時地方官府可望釋出共一百五十餘甲以上的河川地,撥借給農家耕種。次年﹙1937﹚8月10日,台中州通過二水庄河川敷地申請許可。1938年(十三年)3月31日,台中州知事的命令中指出:員林郡二水庄二水、過圳、大丘園、鼻子頭等村落許可租借的河川敷地共158.96甲,租借期限自即日起﹙1938.3.31﹚至1940年3月30日止,租借使用費每年計635.84圓﹙按即:每甲每年使用費為4圓﹚,並規定須遵守「河川法及其施行規則」。在河川借用地上,又需樹立標柱,書明許可使用番號、時間、面積,及被許可人的姓名、住所。此外,栽種物限五十公分以下的蔬菜類作物,水稻則限於業經公告准許的地域,才可栽植。從而可知,初期官方對溪埔地的使用管理,可稱嚴謹。

後因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終於爆發中日「七七事變」﹙1937﹚。戰事綿延日久,日本當局為控制糧食,實施米糧配給制度,民間取得米穀不易,官方只得放寬對溪埔地的耕墾限制。鄉民為了糧食,陸續在堤外地改種水稻,其收穫量竟不遜於堤內水田,開墾溪埔地的風氣漸盛。迨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物資更為缺乏,多項民生必需品嚴格管制,官府也要求民眾利用曠地種植,以彌補物資配給不足的窘境,遂掀起了墾耕溪埔地的熱潮。至此,「二水庄役場」也正式追認私墾溪埔地的「租賃權」,並開始徵收「蕃薯租」,即以蕃薯時價來折算成租金繳納而承認其使用權。此後開墾面積日積月累,直逼濁水溪中心地帶的沙洲,開發溪埔地的風潮持續不斷,直到戰後依然盛行。

鄉民從事「開溪底」生產勞動有兩重含意,一為被沖毀流失的田地設法予以復耕;另一為尋找可資利用的河床,闢為新生地。早期鄉民的做法,是在水患消退過後的河床上,選擇一塊荒地,用大石頭排置界邊,將打算開墾的範圍,圈成一塊「口」字形的標誌。等到旱季,開始在「口」字四周搬運石頭砌岸,再拔除圍內雜草,一一開掘「口」字形中的大小石塊、沙層,扛挑至岸外填高當護岸。如此經過一年半載,岩石、礫砂都清除完畢,具有了「田」的雛形之後,接著鑿溝引水,多次引進濁水溪水流浸泡填土,經二、三年後,直到田界內累積成一層厚實的灰黑泥壤,原本貧瘠的細砂地變為良土,才能開始種植作物。

早年未有現代化堆土、鑿石的重機械機具,鄉人但憑雙手來填土造田,要從一片砂礫中闢出幾分土地,可謂備極艱辛。在烈日照射下,砂石炙熱難當,長時受曝曬蒸燙之苦,若雷雨突發則有雷殛之險,至於土石上鏟鋤擔荷之勞、草澤間蟲蛇蜈蚣之害,自不在話下,往往經全家動員打拼二、三年以上,才能見到開墾成果。有時尚需冒著生命危險,如一些距離堤岸一、二公里之遙的溪底田,必須涉水過二、三條水流,當春夏之交,倘遇風雲變色,收拾行動稍有遲緩,河水頃刻間暴漲,每發生難以脫身的危機。溪邊雜草叢生的大片砂礫荒洲,在鄉人長年一鋤一擔的汗水澆灌下,逐漸化為良田沃野,這對二水的經濟發展和生活的改善,貢獻甚大。

(三)「溪埔地」的重要性及其衍生問題


目前沖積平原上「業主地」的農耕面積約保持在350-370公頃之間,而1999年(八十八年),在鄉公所登錄有案的本鄉境內「河川公地」承租面積,如下表所列:

表3 本鄉境內河川公地承租面積

積﹙單位:公頃﹚

鼻子頭段

215.8408

過圳段

80.9308

大丘園段

109.4191

二水段

198.1670

604.3577


由以上登錄資料可知,在本鄉境內提出申請核准承租「河川公地」的農民,多達2,435人次,總面積超過600公頃以上,是境內一般「業主地」的1.67倍,此外,未提出申請手續的河川墾植地,及合法赴比鄰區域,如名間、竹山、林內、莿桐、溪州、田中等鄉鎮耕種者,據各種估計總數:本鄉人種植濁水溪溪埔地的總面積,有謂700公頃、800公頃、900公頃,最多也有宣稱超過一、二千公頃者。可以肯定的是,面積至少在本鄉業主地的二倍,乃至二倍半以上,其上所收穫的農作產量與產值,也約略是業主地所產的二倍半以上。如今從河堤進入河川地,放眼望去,儘是一片片欣欣密茂的稻禾、紅甘蔗、白玉苦瓜、胭脂茄、珍珠芭樂、紅番茄等,還有其他各種低莖蔬菜,因此「河川公地」雖非為本鄉農民所私有,但對於本地區農業生產的重要性,確實不言可喻。

但農民長期與水爭地的結果,有限的行水區域日見縮減,致使河川洪泛區的土地,幾乎已被利用殆盡。如1980年代初期,濁水溪通往竹山鎮香圓腳的支流河床地,也經墾闢種稙。其後更大量引用怪手、推土機等現代化機具進入河川地,短短數年時間,本鄉境內的濁水溪流域,除了南邊主流之外,全都化為阡陌相連的景象了,因此產生了保護自然資源與擴大農作空間的兩相扞格。

農民為增多農作土地並提高農家經濟收入,與政府相關單位責在保護河川水流正常機能,及維護河川自然生態環境之間,雙方存有基本立場上的差異,有時引發對立,甚或農民們的請願、抗議行動。綜觀本鄉墾植溪埔地的農友們,所遭遇的困難及其主要訴願,約有下列幾項:

1.濁水溪北岸堤防向上延伸,興建至竹山鎮香圓腳段,以保障下段區域已開發的溪埔農業生產。
2.承租已久的河川公地,希望政府早日實施公地放領,以體恤先民開墾之艱辛,並顧惜賴這片耕地維生的農家。
3.廢除或減免土地使用費,或比照糧食平準基金辦法,實施保證價格計畫收購稻穀,用以減輕農家負擔。

農民們常抱怨耕作溪埔地的辛勞尤甚於業主田,稻穀收成卻無法享有業主田隨賦收購的保障價格,且一旦遇上天災水患,流失了辛勤培植的作物,也無從申請農業補償,風險高而利潤薄。特別在台灣整體農業經濟日趨弱勢之際,又開放國外各類農產品進口,嚴重打擊了本地的農產價格,致使農家所得偏低,乃至無利可得,因此心生不平,經常向各級民意代表投訴,提案至省、縣議會質詢、請願,甚至拒繳使用費以示抗議。

主管水利事業的當局也有其法定職責,必須在經濟生產活動與水資源管理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才能保障沿岸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何況濁水溪是台灣第一大河,水流大、含沙量高也名列前茅,豐水期水量為枯水期的3.5倍以上,本鄉又正好位在河川主流匯納了支流東埔蚋溪、清水溪之後,自山區隘口湧流進入彰化平原的開口地帶,必須維持足夠的「行水區域」,才能順利疏導洪峰流量。

本鄉所在的濁水溪流域,依法以省政府、彰化縣政府為「主管機構」,而以經濟部水利處第四河川管理局為「管轄機構」。目前農家使用河川公地從事種稙作物的「管理辦法」,是根據1998年3月通過的〈台灣省河川管理規則〉。正如前述地理背景條件,水利處﹙局﹚考量北岸若再築新堤約束水流,恐有礙八堡圳的引流取水,且易削弱對岸竹山地區的防洪功能,因而遲遲不允堤防向上游延伸的工程。

省縣政府及水利處局面對農民長期訴願和抗爭,調降了河川地的地目等則3-4等,用示減輕農家負擔:

表4 河川公地常見使用費一覽表

土地等則

計算方法

應繳費用﹙元﹚

面積單位

17

30﹙公斤﹚×17

510

10公畝

17

154﹙公斤﹚×4

616

同上

20

15﹙公斤﹚×17

255

同上

20

100﹙公斤﹚×4

400

同上

24

6﹙公斤﹚×17

102

同上

24

65﹙公斤﹚×4

260

同上


資料來源:二水鄉公所建設課提供(2000年10月)

而對於欠繳使用費的農民,也採柔性勸導方式,處理高莖作物也較具彈性。除此之外,關於免除使用費、比照田賦標準繳費,或者河川公地的放領等各項訴求,因茲事體大,業務相關當局仍無法有所承諾,依然是本鄉農作的一個難處。

1997年10月(八十六年十月),鄉代表會主席許景輝(現任鄉長)指出,二水鄉農民靠河川公地耕作者,占九成以上,以往政府獎勵農地轉作時,河川公地卻無法享受,令農民相當氣餒。他建議「集集共同引水計劃」完成後,發揮了河流整治功能,本鄉有必要爭取堤防外移,因此可增加500公頃新生地,新生公地的利用,以照顧農民之權益為優先考慮云云。但主管當局則仍持慎重的考量。

毀壞自然環境的最大殺手,則來自砂石不斷遭盜採。從1980年代起,每逢建築營造業景氣時,盜採河川砂石的非法行為,便十分猖獗,有關當局防不勝防,窮於取締,致使河川的破壞益形惡化,積久之後造成橋墩、電塔基座裸露,甚且河川地貌為之變形。查考近十二年來,颱風、豪雨所引發的巨大山洪,輕則沖毀橋樑,重則河川主流為之改道,每次均釀成重大災情。如1990年所爆發的山洪,致使源泉村農人既無法收割稻米,更不得再行插秧;而香圓腳附近的大片河川地農田,慘遭流失掩埋等等,都使農家血本無歸。

(四) 螺溪石硯的製作

濁水溪匯聚了山區由南向北走的支流,陳有蘭溪、東埔蚋溪、清水溪等溪水後,河水量大增,洶湧向西奔流,穿出鼻仔頭隘路,溪流散漫,蜿蜒曲折,形成了廣袤的沖積扇平原。因此每逢豪雨過後,上游洪流挾帶奇岩異石翻滾而下,散落在本鄉東南緣溪沿岸或河床堙A為二水帶來了製作石硯的天然良材。

螺溪奇石的發現,並用來裁成石硯,最早見於文獻記載,是清代嘉慶年間﹙1796-1820﹚舉人楊啟元的發現、鑑識,延請石工雕琢成硯,並譽為人間至寶。但自此以後,約有九十年間,未再見到有關螺溪石材的採撿或利用的紀錄。

1908年﹙明治四十一年﹚,台灣總督府舖設縱貫鐵路,興建二水至林內之間的跨河濁水溪鐵橋時,日本架橋技師村瀨在河床堙A發現一塊烏黑光亮的碩大石頭,質地堅硬,觸摸時清涼無比,手上熱氣立即在石面凝成水珠,頗覺好奇,乃攜回日本研究。日後聘請專家雕琢,製成一件重六十四公斤的藝術品,名曰「放龍硯」,色澤優美,體態雄峻,貯水不乾而易於發墨,被視為珍寶,名噪一時,此後二水的螺溪石又再度受世人的重視。來訪此地的日本人,常向在二水開雜貨店的日人森地一,問起螺溪硯的來源,因而鄉人開始撿石頭、雕刻石硯出售,開創了製硯、售硯工作,以補貼家用。

1910-20年代,二水庄雕刻師傅有董壬申、謝陣等人,至溪床底撿取各式石頭,挑到濁水火車站,再搭車搬回二水,從事石硯的雕琢、販賣。此外,早期的製硯師傅還有王鎮、謝榮賓、謝毛、謝苗、董忠、董世傳、陳清波、陳精棋、蕭阿祿…等人較為有名。

但在這個時期受限於雕琢工具,技術難臻精細,大多刻製實用或廉價品,花樣以平雕的龍、牛、龜、蛙、雲紋為主,便利販售。細緻精品因市場較小,尚不多見。

最早陳列精品石硯販賣的地方,是二水火車站前的「豐榮大旅社」。當時日本的皇親貴戚、達官顯要,來到台灣考察或遊覽日月潭名勝後,多順手攜帶一、二方螺溪石硯回去做紀念,或是餽贈親友。因此1930年﹙昭和五年﹚之後,受外銷日本市場的吸引,師徒、父兄相傳,雕製石硯出售在二水蔚成風潮,再加上廣告的宣傳,致使石硯業呈現欣欣向榮的景象。這時期仍以實用為主流,大多雕刻傳統紋飾,間或融入東洋風味,硯形平實,題材多取龍、鳳、牛等吉祥物為造形,也有仿古的形制。

至太平洋戰爭末期,台灣遭盟軍轟炸,外銷管道斷絕,人民生活艱困,幾無閒情逸趣從事文藝活動,螺溪石硯業迅速蕭條。戰後台灣百廢待舉,社會經濟尚未復甦,石硯仍舊無人問津,甚至連硯雕名家謝苗都要依賴養蜂維生。

直到國民政府遷台,許多大陸文人雅士也隨之來台,一時藝文界人士薈萃,研習書法及墨畫之風亦漸興盛,台北的各大書局、藝品店,開始前來訂購石硯,去展示或出售。同時台灣對外貿易漸告復蘇,平雕石硯大多外銷日本,也有部份銷往韓國等地。於是鄉民又再次投入這一工作行列,二水出現了十幾家的大小硯雕工廠,成為本地區的特色產業之一。

從1950年代初期開始,製硯雖仍偏向實用的作品,但雕刻紋飾比較自由且多變化,題材也漸出現鄉土風味,如瓜果、蟲、魚等生物造形,各家均有專長風格,硯型自然可愛。榮景約持續了二十幾年,但自鋼筆普及後,石硯業相對萎縮,接著原子筆起而代之,使用方便、用完即丟,復以廉價的硯台大量進口,致使二水的石硯產業大受打擊,只剩下父子、兄弟相傳的幾間,為維護家業而堅持下來。

1986年(七十五年)左右,台灣社會生活日漸富裕,藝文活動的內涵也隨著充實,書法藝術再度受人們重視,政府機構與地方人士也樂於推展硯品工藝,促成了硯雕業重獲生機,硯雕工藝趨向精緻化、藝術化。此後真正在「實用硯」之外,開闢出純粹創作的新道路,「觀賞硯」精品日見增多,雕工細膩,紋飾繁複而生動,舉凡人物、蟲魚、鳥獸、瓜果、藤蔓、花草、樹石、山川等無不可採作題材,而龍鳳等傳統吉祥物也有新的創意變化。

本地最重要的石硯雕刻藝師,首推謝苗(1917-1998),他憑個人的構思和摸索,無師自通。他的作品以純手工雕製,不借助任何電動工具,手法展現細緻,作品題材多取自戲曲傳說故事,富有鄉土風味而洋溢美感,1989年榮獲教育部頒贈「第五屆民族藝術薪傳獎」。

二水地區的石友同好為提倡石藝研究,曾於1990年(七十九年)成立「二水石友會」,張炳楠為第一屆會長,陳文卿擔任常務監事,定期舉辦採石、觀摩、聯展等活動。此外,二水地區硯雕專業人員,為了鑽研螺溪石,增進雕刻創作,推廣雕刻技藝與工藝教育,以推展產業文化,乃聯合縣內硯雕愛好人士,於1996年(八十五年)5月,正式成立「彰化縣螺溪石硯雕刻協會」,由董英豐擔任創會理事長,成為發揚台灣螺溪石硯的推廣中心。此後各家崛起,形成了獨特的個人創作風格,蔚成各擅勝場的崢嶸象貌,為螺溪石藝再創新機。

目前二水所經營的硯雕工藝品店(工作室),大多集中在本鄉員集路四段(即縣道141公路)從五伯地下道至復興村一帶。另外,屬於個人藝品工作室的有合和村的董清林、過圳村的謝家興、圖書館旁的張嘉益、修仁村的洪勝乾、林先生廟旁的陳昭勇、員集路過水門後的陳建宏、謝苗作品保管人的謝忠壹,以及石硯木台座的製作人劉怡興等,不勝枚舉,可參見「石友會」、「硯雕協會」、「賞石協會」的會員名冊所載。因此,二水已成為台灣硯石的重鎮,同時也是「石硯雕刻」藝術的薈萃之所。

五、結語:感言與反思

二水人配合周遭環境條件,在發展過程中營造多種生業技能,形塑出當地的生活模式,也顯露他們的文化特色和歷史智慧。

原住民平埔族東螺社人,早年已來到二水山腳下坑口一帶,形成聚落營生。他們順地形之利,沿著八卦山麓一帶活動。族人營作粗耕與漁獵的經濟生活,栽種果樹於屋舍四周,外圍更遍植密實的莿竹林叢,以資維護居家安全。他們上山狩獵鹿、羌、兔、雉、竹雞等野生動物,下田種植粟米、蔬果之屬,舉凡一切食、衣、住、行等各樣生活必需物,莫不取自于山林谷地之間。

漢人初來之際,同樣看中八卦山腳下,取水容易、防禦性完固,生活資源比靠河的平原地區豐富,又無水患之虞,因此也多定居山麓地帶。他們熟練地砌石築園,循山坡而上耕地耘草,種植果園、生產果物,同時植樹造林以保育山地、綠化家園。滿山遍野的竹林叢,成為防禦盜寇的最佳藩籬,生竹嫩筍可供採食。竹材用途更廣,大到構築房舍,乃至種種日用器物,都能取竹子編製而成,便利生活上使用。由於累代傳承了精巧的竹藝,至1970年代,合和村發展成竹器工藝產銷中心,創造出不少就業機會並賺得優渥利潤。

本地丘陵正位處高山與平原的鐵路交會點,遼闊的「內山」林場所產原木,多輸送到二水集散,新式製材工業乃應運勃興。從1920年代起,二水人前後開設十幾家「製材所」,興旺榮景維持了近50年之久。凡此都是善取山產資源,用來精緻傳統技藝,或創立新式事業,從而改善鄉民生活的事例。如今,山坡果園所產「白柚」等多樣水果,仍是二水的代表名產,也是果農們主要經濟收益之一。

清代漢人帶來的水圳開鑿智慧與工程技術,最具體的呈現,首推「八堡圳」水利灌溉系統。無論是取水工程的巧思、圳頭攔水堰壩、堵水護堤的「石笱」、引水渠道和水門啟閉等設施,都成為台灣後來構築堰堤、水利工事的借鏡。

世世代代莫不採用進步的圳陂修復技術、更新供水經營策略,以維護「八堡圳」發揮最大功能。豐沛的灌溉用水,使本地所產「濁水米」揚名全台,應時蔬菜瓜果亦能推陳出新,充分供應市場需要。不僅如此,八堡圳的灌溉事業帶領彰化平原的農產,走向集約式水稻栽培,大幅提升單位產量,由一年一期稻作,增加到兩期,甚至還有一年三穫者,土地養活的人口愈來愈多,渠水流經的彰化平原,生產力高居全台之冠,改變了鄉村的人文景觀。這一龐大的灌溉系統,有效運作持續280年以上,它的活水源頭就是來自二水。

二水人的禍福又與濁水溪休戚與共,因此有「水崇拜」的習俗。他們在山坡砌石為坎、在平原鑿圳導水外,也擅長在河濱築堤防洪。南北兩岸數十公里長的堤防工程,固然是政府政策主導、執行的結果,但義務民工揮汗挖掘、挑擔、填土的辛勞,積寸土而成高堤的功勞,也不可沒滅。至於堤防內河川地的開墾耕植,多出于民間自動投入,尤其在二次大戰後,更掀起種植「溪埔地」的高潮,花上二、三年工夫,將大片砂礫之地化為良田,十分神奇。二水人受迫生存空間窄阨,戮力開發沿溪河床地,拓殖面積高居各鄉鎮之最,至今,「溪底田」每年農產總值超過全鄉「業主地」的二倍半以上,若稱「溪底田」為二水的「生命線」亦不為過。

然而進入二十一世紀,二水所面臨的時代壓力有三方面:一是傳統性的地狹人稠,青壯人口持續移居都會地區,勞動力嚴重缺乏;二是台灣加入WTO後,農林成為弱勢產業經濟,「以農立鄉」的二水被迫轉型;三是「經濟開發」為導向的大趨勢,改變了人和地的關係,即由「適應、利用、厚生」→「宰制、剝削、破壞」,自然生態倍受威脅。

然而近年來,由於現代化機械的廣泛使用,開闢山坡地、拓墾溪埔地,再不是汗水、淚水交織的艱辛過程。一旦重型機具駛入林野山地、水濱溪畔,肆意開挖,地形地貌隨即改觀,大自然的開發已臻極限。尤有甚者,非法砂石業者潛入盜採,成群結隊的怪手、推土機、高斗砂石車,日以繼夜地開動,大地為之面目全非。以致一遇洪峰湧現,濁水溪沿岸經常發生山壁崩落、土石流失、溪流改道,或橋墩裸露、路基塌陷等多重災情。這是大地的反撲,二水亦無法倖免於難,加上車聲噪音隆隆、煙塵蔽天瀰漫,在在毀壞了原來美好的生存空間。

「有好山、有好水,才有好二水」,應該不只是句標語,如何在現代化的急速變動中,仍能維持人地和諧關係,使自然界和居住其中的人們,均有生生不息的機會,應是亟待處理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