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獅爺的製作特色

金門現存六十二座風獅爺,造型上雖大致雷同,不過整體卻都不盡相同,風獅爺可區分為雌雄兩種,雄性者大多手持令箭、帥印,多以葫蘆形的樣式含蓄表達;雌性者大多以雙手扯住繡球彩帶,披垂而下,象徵母性的柔美婉約。

金門的風獅爺是由石頭所雕塑出來的,最早是由花崗石、青石來雕塑,直到近代時期才用泥瓦和磚瓦來雕塑。為了捕捉它的質感,特別用釀酒完後沒用的高梁桿,將桿燒成灰,再加上一些氧化鐵和氧化錳做為釉灰,擦拭在上面,再送到瓦斯窯裡燒製,燒到約1125度時,這些釉灰會隨著高溫亂飛而附著在上面,故每一尊風獅爺燒起來的感覺都不太一樣。在燒完之後,覆上一層泥巴,這樣的釉又可稱之為高梁灰釉。

風獅爺的起源已不可考,約莫有兩、三百年的歷史,從明清時期延續到現在。自民國八十一年以後開始將風獅爺藝術化。

歐厝-城鎮、朱沙鎮

為兩層樓的房子,前面靠海,是一個聚落。在金門的房子由於風大,所以無法將房子建得太高,頂多只建到兩層樓高,這是「兩進」的房子(兩落)兩旁有護龍,四四方方的像顆印,對房子講究的人就會加蓋起閣樓,可以在裡面讀書喝茶,而且視野也很好,外面也可以晒衣服或魚乾等。

圍牆是以花崗石堆砌而成,底下是以較大的石塊砌成「ㄎ」字形,上面的邊緣是砌成「燕尾」的形狀,在最上面為了通風,保有鏤空,但也保留其隱密性。金門房子的馬背十分寬厚,因為在上面加上了雲彩及蝙蝠等吉祥物。而為了防禦工事,在牆上鋪上了玻璃,在大門設有門洞,另外在牆上還有架槍口等防禦設備,此外還有為狗設專門的狗洞供其入內。

金門的居民在明清時期,若是考取功名,朝廷准許其在屋脊上設有燕尾,夯地三尺亦是有功名的人才能設立。金門的房子是依地形來建造的,前有大海,後有山丘,可說是一個極佳的風水格局。在左右又設有水道,房子與房子之間設有防火巷,兼具通風的功能。不過為了防禦上的方便,就在屋子的中間設有隘門,以禦外敵入侵。在屋前設有水井,在平時是供飲水之用,在戰時是讓婦女躲避之用。一旦戰敗,在屋內有通道可通往水井,作為投井之用。

在水井的旁邊有一個石砌的水槽,是作為洗衣服之用的,那是為了取水方便而設於水井旁的。在水槽裡有一個洞,是做為排水之用。而屋簷之下有一精美的花崗石雕刻橫樑,是有錢人才做得起的,有了此一誘因,以前的人就努力的考取功名,以求得富貴。

金門的房子在側門上幾乎都有一個小氣窗,氣窗的形狀大部份都是用扇子的形狀,「扇」之一字用閩南語來讀,意思是希望子孫能長長久久的擴散下去,不要只是窩在家裡,要到外地去發展。另外也有用圓形的形狀,是為求圓滿的意思。

「順天商店」是民國初年所重建的,大約是在民國八、九年前後建立的。其外圍的山牆為阿拉伯式的山牆,在山牆底下刻有寶鏡,寶鏡底下刻有兩枝交叉的國旗,其底下做三個弧形的馬踏,在馬踏之下又刻有許多西洋式的花朵,這一間順天商店可說是歐厝中最為美麗的房子。在民國初期時有很多金門人外出去經商,有的人到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等地,並接觸到阿拉伯文化,就將此一文化風格帶回金門,再加上中國本土的特色,融合成中西合壁的建築風格。

金門的房子都是「工」字形的,在其旁邊加上燕尾式的磚塊。在屋頂上有兩尊「龍吻」式的雕刻,因為龍可以呼風喚雨,將其放在屋頂之上就象徵著風調雨順之意。在門的外邊還有一層「板門」,可以防止門一打開人就會倏地衝進去,其中有一種形式是一條一條的,像梳子的形狀一般,稱之為「板梳門」。

薛宅-珠山

薛宅在其宅外做了一個水池。由於水代表財富,故整個村落的水都聚集在水池後才一起排出,此外水池還有一個功用,那就是做為消防之用,一旦發生火災,即可直接取水救火。另外又兼具養魚的功能。由於中國人在建造房子時十分講究風水,一定要「前有水,後有山」,這樣才是絕佳的風水形式,也才是最好的陽宅,人住在裡面才是最好的。

照壁(亦可稱之為照牆),是為了怕對面住家的屋角、或道路直接沖到房子,因為這是一種不吉祥的象徵,所以要建築此一照壁(照牆),又怕照壁無法完全遮住不祥之氣,就在其上面安上太極,或是掛上符令。當然,這不是隨便可以安置的,是要做過法事才可以的。

在臺灣的民間信仰之中,鄉土神是分為很多種的,在晉江、南安、惠安的人是拜觀世音菩薩。清朝時期,朝廷在臺灣建有五座龍山寺。另外在泉州府,同安人則是拜保生大帝,光是在臺灣就有一百三十餘座供奉保生大帝的廟,保生大帝為一醫神。

珠山薛家有難得的三落大厝,不過卻因為沒有獲得功名,而缺少燕尾。房子的結構是後面較高,前面較低。金門的房子多為兩落式的,三落式的較少。而薛宅正因是一座大厝,故其為三落式的。第一落和第二落之間的距離拉的很開,側面變成了正門,而前面也有一個正門,在這些門上鑲有許多精美的陶燒泥塑,來做為裝飾。

風獅爺

風獅爺是明清時代的作品,它的作用在於做為一個村落的主要屏障,讓邪魔妖魅不敢接近。因為風獅爺是有法力的,所以村落中的人要膜拜它,並為它披上披風。在薛宅附近的這一尊風獅爺,是在乾隆五十年雕築的,座東北方的位置。

漢影雲根-魯王之寶

魯王是明太祖第九世的孫子,他帶兵在舟山群島與清兵對抗時失敗,進而退守金門。當時鄭成功已駐紮軍隊在金門,於是就請魯王做監軍之職。魯王在金門待了前後約八年的時間,欲反清復明,只可惜身體、勢力一日不如一日。而魯王來到金門,可以說是投靠鄭成功的,雖然鄭成功標榜反清復明,且效忠明朝,但軍隊是效忠鄭成功的,魯王並不能直接指揮軍隊。

當魯王來到獻臺山時,曾留下了「漢影雲根」四個大字,在永曆年間所做的石刻,記有魯王刻「漢影雲根」四個字的過程。石刻本在平地上,在民國四十九年時,因雷陣雨的關係,使其滾落,後來相傳金門人為了建造房子,就把「根」字挖走,只留下現在所見的「漢影雲」這三個字。「漢影雲根」四個字,是魯王為感嘆國勢之微,宛如自己的身世遭遇一般。

牧馬侯祠

牧馬侯祠位於庵前村,元朝時稱為「孚濟廟」。祠內所供奉的是唐代牧馬侯陳淵。根據考古的記載,在東晉時,就有人搬到金門來居住,之後就沒有史料的記載證明有人遷到金門來。唐德宗貞元十三年(距今約一千二百多年以前),因有大臣建議在閩南豢養戰馬,而設置了萬安監,在金門設馬場,又派遣陳淵來治理馬場,封他為牧馬侯。他帶有四個部將,另有十二個不同姓氏的家族也一併來,這些家族日後都成為金門的大姓。而養馬地方的後山,稱為昔果山,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名稱,也有稱叔果山。相傳陳淵養馬的功力十分了得,馬兒都很聽從他的話。地方上的人都很敬重他,在他死後為了感念他,就尊他為「開浯恩主公」。

相傳在元朝時,日本倭寇入侵金門,牧馬侯就做法請天兵天將,將日本倭寇給嚇走。後來有一樵夫做了一個夢,夢到陳淵對他說,為了趕走日本的海盜,遂請來天兵天將,但是本身也受了傷,於是請樵夫重新修建神像。樵夫半信半疑的帶一群人去查看,神像果然有破裂,並且在流血,於是就重新塑造一尊神像,又修築廟宇,是全金門最大的廟宇。本有七進,至今僅剩三進。

牧馬侯,他是最重要的地方性守護神,有四個配神。元朝時因其擊退了日本人,就被封為孚濟。所有金門的本地人到海外去都會掛牌(孚濟),是為金門同鄉會。牧馬侯祠在金門有七座,以樵夫所建此座最為古老且最為靈驗。這座廟宇的建築特色,是屋頂上的山牆為土型的,在金門屬於罕見的。

文臺寶塔

文臺寶塔是明洪武二十年,江夏侯周德興駐守金門時,在金門所建的三座塔之一。一般人均認為這是有導航用途的,因為在海上看會十分的清楚。

第一座在南盤山,為文臺寶塔。第二座為茅山寶塔。在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時,因中共對我方的射擊打得十分準確,後來發現中共是以茅山寶塔做為指標來攻打我們,於是就將寶塔予以拆除,不過建材還留存著,只是尚未修復而已。第三座是太武山上的倒映塔,可惜早已不見了。因此僅留有文臺寶塔。文臺寶塔為六角形的外觀建築,實心為五層樓的塔。塔正對北方。塔上題有與教育有關的字,可能和附近的學校教育有些許關係。後來又有許多的名人在此題字。

虛江嘯臥

在明世宗時,有一位專打倭人的名將,名叫俞大猷,勇敢善戰。俞大猷,別號虛江,泉江人。在俞大猷任職「千戶守」時,戍守於金門,在閒暇之時率領部屬遊憩此地,所謂「嘯於斯,臥於斯」,故題「虛江嘯臥」四字以為留念。在金門本有一座嘯臥亭,為俞大猷門人楊宏舉續任金門千戶時,為完成俞大猷遺願所建,不過在九三砲戰時也被摧毀了。在明清時期,有許多名人如乾隆皇帝,都曾來此題過字。南盤山的虛江嘯臥石刻群是為二級古蹟。

門古街-明故老街

此街位於金門舊金城北門里,是一條長一百餘公尺的舊街。街道路面是由石板所鋪設,兩旁店家均十分低矮。據說此街建於明代,老街位於交通要衝,所以在當時是萬商雲集,為一商業重鎮,如今卻已繁華過去,煙消雲散。

北門古街上的得月樓,是為了防止敵人的入侵,而所建的城堡。其功能可作為觀遠用,亦可作為防禦用。這些樓層都是地方上的人出外經商賺錢回來所建的樓層。

古寧

這個地方的形勢頗似龍頭,內有風獅爺,為吉祥的象徵。而其中的北村在古寧頭大戰時,可說是一個最為慘烈的戰場,肉搏戰、巷戰、槍戰的情形都歷歷在目,牆壁上還留有五十年前古寧頭大戰時所留下的彈痕。

古寧戰史館

此館座落於古寧頭戰場故地,為一城堡式的鋼筋水泥建築,於民國七十三年時興建,戰史館內的建築擺設,略可記述戰役經過。正門的兩側大牆為戰鬥浮雕,而草坪上還陳列有當年揚威戰場的戰車—「金門之熊」M5A1型戰車。門前的圓環之處,是為三勇士的雕塑像。裡面還陳列著種種戰利品及戰時文件和將領的玉照等。

將軍第-振威第

此宅是李光顯(振威將軍)與邱良功的府第。李光顯是為清代嘉慶、道光、咸豐年間的名將,曾平定過臺灣海盜蔡牽的反叛事件,也因他平亂有功,最後官拜到廣東水師提督,為一品的武將。李光顯本是賣魚維生,其胞兄是在軍營當兵,故他常與士兵玩摔角的遊戲,由於他本身孔武有力,遂有人建議他去從軍,在他從軍之後,果然成為一代名將。

李光顯邱良功兩人出生的時間很接近,而他們兩位的母親都是回娘家去生產,他們兩位也都成為名將。不過他們母親的娘家,卻都沒落了,有一個傳說是娘家在修建房子的時候,發現有兩隻具有靈性的小蛇跑掉了,故娘家自此沒落。住在金門的人,因為有這一史實傳說的關係,故自清道光帝後,就不希望女兒回到娘家來生產,他們認為如此會將福氣給帶走。

這棟房子的建築,在屋頂上沒有做瓦片。有三個火爐和燒飯的灶,灶如有升起火來,是旺的意思,表示家中會旺。而灶的功用傳說是可以收妖,設置三口的意義,是象徵福、祿、壽三仙,具有安定人心的功用。屋子的後頭牆角,有兩座用花崗岩做成的鎮煞石敢當,其中有一座最大的,雕鑿有一圖騰式面首,雕工十分精細,其下書有「泰山石敢當」的字樣。不過由於石敢當是不能夠隨便做成的,必須要請法師來做,才具有驅魔避邪的功用。由於大小不一定,最大的石敢當上頭有獅子啣寶劍的圖樣,可說是臺、閩地區最精美的製作物。

房子的左右兩側都有石敢當,振威將軍第因此又做了一個神龕。在小巷子中有面對這個村落的路沖,這種路沖對村落及自己的房子都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遂安置了一座鎮煞的泰山石敢當。泰山是五嶽之首的東嶽,它是掌管全世界的妖魔鬼怪,因此所有的妖魔鬼怪看到泰山的字樣,就不敢胡做非為亂做怪,這個村莊就因而安定詳和。

一般來說,金門房子的後面或角落,幾乎都設有安符令,此外還有擺設天兵天將的塑像、五軍的營旗,以保平安詳和。

軍防部

在民國三十八年古寧頭戰役之時,中共在金門的此處登陸,此地淪陷,國軍因而撤到了大後方,這棟樓層就曾被中共軍隊所佔領,作為司令部,成為共軍的臨時指揮所。此屋遭到共軍攻佔一次,而國軍亦有反攻回一次,兩次的戰爭共持續了五十六個小時,房子也因而毀損嚴重,造成多人死傷。由於金門人無錢整修,遂由金門縣政府籌資規劃整修。

蔡守愚之墓

蔡守愚是為瓊林人,明熹宗時進士出身,官至雲南布政使(其官位等於是副巡撫之職,也就是副省長)。他的道德學問及孝行都非常好。他的家鄉原名為平林,後來皇帝賜其里名為瓊林。其墓按明朝的格局來看,算是很大的,不過歷經了古寧頭戰役之後,已遭到了破壞。墓前左右本有石馬、羊、虎,但是其頭顱均已消失。相傳在清朝之時,馬、羊、虎都變成了妖精,跑到對岸的大磴及小磴島去作亂,並且破壞其田野,所以居住在金門的人就派勇猛之士將其頭顱斬斷,從此大磴及小磴島就無妖怪再作亂。不過根據後世學者的研究,認為這是由古董商所砍斷的,因為被切掉的頭顱部份是有一定型的,而身體和腳的部分沒有定型,所以沒有破壞的痕跡。

蔡家可說是臺閩地區保存最多最完善的一個古蹟,總計有七座祠堂、家廟、宗祠被列為三級古蹟,這裡有全金門最漂亮的風獅爺,有最別緻的書房。有好的書房原因是因為蔡守愚家族有許多的舉人、進士及文官武將…等。

海印寺-太武嚴寺

這座寺廟又稱為太武嚴寺,其原因是因坐落在巖石紛繁的太武嚴山而得此名。此寺廟建於南宋度宗咸淳年間,至今已有八百餘年的歷史。現在所看到的寺身非為原始的,乃因在八二三砲戰時,遭到砲彈擊毀,遂於戰後又再度重建。在寺內原供奉的是通遠古神、仙翁,今所奉祀的是如來佛、觀世音菩薩及十八羅漢。到了每年的正月初九「天公生」的日子,附近的居民會湧往寺中進香。

在寺中的左側有一道石門,其上有明朝進士盧若騰所書的「海山第一」四個大字。而在寺的後方則有「古石室」,根據傳說是第一代海印寺住持在此閉關靜坐之處,後世若有和尚尼姑要閉關的話,就會在此閉關靜坐,為一天然的石室,今以頹圮。

恩榮坊

此坊座落於陽宅村「會山寺」的右側,是一座四柱三間式的明制古牌坊,可說是臺閩地區所僅有的。為二級古蹟。

陳禎,陽翟人,明武宗正德年間乙亥科的貢生。由於後世子孫多功名顯赫,因而榮受皇帝的恩典,誥封為刑部員外郎。在他過世之後,其族人為了感念他的功德,遂籌資立了這塊恩榮坊。此坊用素白色的花崗石材,坊最頂端的是「懸山頂」額龕,以青石刻「恩榮」兩字,此坊十分高聳巨大,頗有一股懾人的氣勢。

陳禎的古墓是明朝所建的墓,雖然其年代久遠,不過其整體形式保存尚稱完整。古墓有碑亭、墓桌、石牆、石羊、石馬、巨筆石柱等,規模宏偉,現被列為國家二級古蹟。根據鄉野傳說及風水師的探勘,此墓的位址為金門四大風水之一的「覆掌」穴,由於其風水絕佳,可庇蔭後世子孫,並可使其墓歷四百餘年而不頹,確是一大美談。

陳健古墓

陳健是為陳禎之子,明朝嘉靖丙戌年間進士。根據史料來看,他生前為官十分耿直,不會去逢迎上頭,政績斐然,勤政愛民,頗受當時人褒揚。其後世子孫多顯貴,故其墓園建築也很壯觀。

其墓址位於金沙東行村的近郊。其墓有宏大的三層墓亭,墓亭上有兩座屋頂,墓亭的天花板中間並掛有八卦。在墓亭的前面還有以松鶴等為圖案的貢桌,在貢桌之後又有多重的屋頂小亭,其上又有以獅子為浮雕圖案的扶手。另外兩側的墓牆已歷經風霜,也見頹圮,現為國家二級古蹟。

李氏宗祠

在西山前的是一個同宗聚落,居民姓李,為一典型的農村。李宅有五座合院,最前面的一座是李徹謙在清光緒十年所建立的五間三落式宅第,因在新加坡老叭剎口經營「九八行」(貿易行)—「金振美號」致富,稱十八間厝。後座為李仕達所建,相傳建屋主人父子先後為「誥受五品同知奉政大夫」、「捐五品同知奉政大夫」,建了五間兩落式宅第。而這些古厝有形制完整的雙落雙護龍,俗稱「大六路」,規模宏偉,有前後廳、東西廳、二間櫸頭、八間房…等,為一座官宅。

在李家傳到第三代時,五個兄弟其中有一人高中功名(進士),於是他就可以建宗祠,。不過建好之後的宗祠,也只能由這一房的人及其子孫去祭拜,另外四房就只能拜家廟而已。

家廟的建築方面,為一座傳統式的家廟。而廟中的榴、楊桃等圖樣則象徵著後世能多子多孫。另外仙人坐獅…等的一些彩繪,在臺灣就沒有如此講究這些傳統東西。而屋簷之所以會很長,則是因為屋簷採凹槽式的兩層建築。而房子的兩端則有側門,是代表百世齊昌之意。平常時候大門是不開放的,故做一隱蔽式的樣子,惟有在大祭或婚喪喜慶時才會開門,否則一般都是以走側門為主。這樣的建築,只有在臺北市的林安泰古厝才可看得見。其中又有子母門窗、圓窗、小龍、蝙蝠…等圖樣圍繞著火爐。

在房子裡面有裝飾之用的門楣,在古老時代,一般是將椒符、椒圖掛於門上。因為椒圖是龍生九子其中之一,性情閉塞,一旦看到門打開,就趕緊將門關起來。於是就拿它來做為門神,但也有大部份的人,認為以其做為裝飾,可雕出一些深具忠孝節義的圖樣出來。

李家的宅院外有一口天井,有寬厚的過水房和過水廊,除了做為廚房外,還可做為一般的走廊。然而在臺灣,走廊就只具走廊的功能,廚房也只具廚房的功用,不像金門的建築如此有彈性。在金門常常可見半閣樓式的建築,惟有李家建築做的較為渾厚,一般的建築沒有如此的寬厚且可以通往兩邊的房間。其功用可用來曬穀,所以其穀物或是一些植穀的器具都較多。除此之外還有氣孔架,可用來架槍…等攻擊性武器,一旦發生戰事或是土匪來襲時,有防禦之功效。

民俗文化村

民俗文化村位於山后村的中堡,為十八棟雙落的閩南式古厝,分別置為三列,並依山勢而建築。其中十七棟,為清末的旅日華僑王國珍王敬祥父子兩人在日本經商賺錢之後,於清光緒末年返回家鄉所建蓋的房子。房子建好之後,分贈山后王氏族人,剩下的一棟則是清光緒年間清廷誥授中議大夫王德經的宅第。

在民國六十四年之時,金門戰地政務委員會基於一種保存歷史文化古蹟的使命,決定耗資修砌整建,並挑選其中無人居住的十七棟房子,改建成「民俗文物館」、「喜慶館」、「古官邸」、「武道館」…等,又廣集金門島上富有文化氣息的衣著文物,陳列於文化館中,以供遊客遊覽休憩。

民俗文化村的建築十分雄偉,每棟房子的排列都井然有序,並且是由兩段落所組成。在房子內有書卷、佛印字形的窗戶,還有交趾燒陶飾,生動逼真。其牆垛相當的固厚,屋脊頗有燕尾之形,飛翔在天空的模樣。木石的雕工也很精細。

古厝群約莫落成在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從動工到完工耗時長達二十載。據說其建材來源是從大陸的漳州、泉州所運來,甚至遠從江西所運來。其建築是由閩南師傅一手籌畫設計,故極具閩南式的建築風格。且其建築還具有一大特色,即也具有防風防火的功能。

古厝的位置,背部倚靠青翠的山頭,前頭是碧藍的大海,在左邊的是碼頭。村子的建築具有防盜的形式。還有學校可用來教育子弟,且有完整的村落可供就學的青年子弟來居住。整個村落的建築格局宛如是在一塊陽寶地之上。古厝的其中一棟「海珠堂」,可觀看旭日東昇的景狀。當時王國禎在建造此屋時,是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像朝陽一般光芒四射,並且將家風發揚光大,這一切都象徵著欣欣向榮之意。

龍脈傳說的由來:相傳王進祥在此地建造房子的時候,請了地理師來此地看風水,找到了現在這塊地。地理師告訴他此處是有龍脈,在房子的後面有一塊石頭,地理師稱其為龍頭,他說了一句話:「神龍見首不見尾」,遂將龍脈的尾巴建於屋內。不過由於地理師對王家有仇恨,乃將房子築於龍頸之上,風水格局就被毀,龍尾在屋內,而龍的身驅被房子鎖住,王家即使有如此好的風水格局,卻因種種的因素,致使其家運一直難以昌盛。

王家屋子的門是為凹槽式的,但是不同於李家的是採用三開間的形式,總共有三個門,均為隱蔽式的,如此較不招搖,較為隱密,出入則是倚賴側門。王先生逝世於東京,當時國父孫中山先生曾親自來參加他的告別式,因王先生曾捐錢幫助過革命。

王家的神

自民初建立的房子,至今不到一百年的歷史,但房子的木造神龕造型則是十分精緻。大體上,王國禎在當時是將十八棟房子同時一起連起來建立,論其裝飾、格局都十分完整,形成一個相當具有規模的單一姓氏宅第。百餘年來,王家的子孫也有不少,其宅第卻是由縣政府出資幫助他們來修復,但這是王家的產業,王家又將之收回,予以重新整建,故現在到這裡來參觀是要收取門票的。

西園鹽場

金門海濱在元朝之時,即有官方在島上製鹽,最全盛的時期曾多達十處,可惜演變至今,僅剩西園一處鹽場。在民國三十八年國軍進駐金門之後,為供應生活所需的食鹽,遂整建鹽田,以生產粗鹽,至今鹽場的鹽田面積共有十二多公頃。

馬山

在官嶼的村口有一大尊馬山勇士的銅像,是紀念民國五十一年,為拯救馬山與虎嶼間渡船而壯烈犧牲的林枝連勇士。他為臺灣屏東人,奉命戍守金門,適逢搭乘的渡船遇上逆流,林枝連為挽救同船伙伴的性命,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後來金門軍民為感念他,立一銅像以為紀念。另外還有馬山觀測站及馬山播音站,是對匪抗戰時所建立而成的。

門鎮總兵署

這一棟總兵署是明朝萬曆年間會元許獬的故宅,其原名為「叢青軒」,是許獬與他的父親、祖父所苦讀的地方。

許獬,字子遜,號鐘斗,他是金門后湖人,出生於明穆宗隆慶四年(西元1570年)。在他很小的時候,受了祖父和父親的庭訓,再加上家風甚嚴,於四歲之時就已能朗朗背誦詩詞,九歲時就會寫出一篇文章,且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到了十三歲時就能夠貫通經史,十四歲時來到晉江跟隨李光縉遊學,飽讀詩書,博覽群籍。他的著作十分豐富。二十五歲考取府試第一名,二十八歲時高中舉人,三十二歲時會試掄元,隨即參加殿試,獲得二甲第一名,並授庶吉士之位,三十三歲時選讀中祕書,三十四歲擢升翰林院編修,在三十七歲時因為過於思親,遂返歸故里,與其胞弟潛心鑽研學術,日夜不懈。於明神宗萬曆三十四年病逝,享年三十七歲。

清康熙年間總兵陳龍,聽人言金門後浦之地多佳氣,遂遷衙署至許獬的故宅。在同治六年(1867年),改名為協鎮署。民國四年又改為金門縣公署。民國四十六年,金門政務委員會曾駐紮在此辦公。現在被列為三級古蹟。

總兵署佔地甚廣,根據地方誌書的記載,在清朝總鎮署時原有四進,首進是頭門,虎邊有旗廳,龍邊有材官廳,頭門內有石板甬道,可直抵第二進正堂前的捲棚軒。而第二進之前的兩廂,有吏戶禮兵刑工諸部。而第三進的左右有多間廂房。第四進則是內宅,內宅後還有花園。歷經了多次的修建整頓,整個房屋的格局已有大幅變動。這一棟總鎮署,可說是臺閩地區保存最完整的一棟清代總鎮署衙,故為極具價值的古蹟。

模範街

這一條街上的房子在建築上都十分精細漂亮,由於以往鄭成功曾在此地訓練陸軍,故又名「內校場」。民國十四年,金門商會會長傅錫祺向僑界集資,重新建築這一條具有日本式風格的街道,建出了丁字形街坊,由走廊連起來的三十二棟洋樓所組成,各具特色,而窗戶的裝飾及鳥踏的造型變化也大。可惜的是在對日抗戰時,金門一度淪陷,此地曾被日軍據為指揮部,在美軍支援派軍機來轟炸時遭到炸毀,現在所看到的是重新裝璜過的街道及樓房。

模範街的店屋,樓高皆是為兩層,外觀有一共同特色,是採用紅磚砌成的牆面,砌的既整齊又有變化。在樓下的店面,是以紅磚砌成的方形柱,比比相連,形成連續的彎拱門。「五腳氣」的騎樓形成特殊的走道迴廊,以供行人於夏日之時避暑之用。樓上則開三個拱形窗洞,並飾以釉綠色的花瓶欄杆,這是金門島上唯一具有洋味的建築,是清末民初的泉州派木師王益順長子王廷元主導設計。這一條街在民國六十四年改名為「自強街」。

從這些房子中,可發現到一些特點。金門有一民俗傳統,那就是只要變亂多災難多,房子就蓋的愈密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每戶人家的房子,其大門都會與隔鄰人家的屋角相對,但是人們又認為這樣子是很不吉利的,所以又在屋頂上放置了三個火爐,另外還有大瓶,瓶上還養有仙人掌,而屋頂上的玻璃門又在放置一個八卦,如此才可感覺平安。

漳州府學正堂第

此學正堂第位於珠浦東路四巷十六號。這一戶人家曾有人在清代擔任漳州府府學的校長,等於是擔任漳州府教育廳的廳長,因為這是一個官職,所以此屋就掛有「正堂第」之名。(就好比一般進士宅中掛有「進士第」之匾,亦或是在將軍宅中掛有「將軍第」之匾,是一樣的道理)此房子在屋頂上,還做有一瞭望臺,以便平日可做為瞭望、守備之用。宅中的書香之氣,也可是平日吟詩賞月,把酒言歡的絕佳之處。

邱良功母節孝坊

此一節孝坊,是為了旌表清朝浙江水師提督邱良功,以及其守節達二十八年之久的生母許氏所建的。

邱良功是金門的後浦人,字玉韞,號琢齋,生於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卒於嘉慶二十二年(1817年),享年四十九歲。

邱良功出生甫三十五日,其父親就去逝了,由寡母許氏獨力來撫養他長大成人。在他長大之後,毅然從軍,加上他勇猛善戰,遂為當時的浙江提督李長庚所器重。嘉慶十四年(1809年),升任為浙江提督,同年又剿滅為禍甚大的大海盜蔡牽,撫平東南沿海的海盜之亂,立下顯赫的戰功。

嘉慶十七年(1812年),良功之母許氏夫人守節二十八載,由地方呈報中央禮部,皇帝欽准賜建貞節牌坊,以教化地方,永垂千古。現今為一級古蹟。

此一節孝坊在建築上是為「四柱三間」式的石造牌坊,其建材是泉州的花崗白石,其上的花板雕飾建材是墨綠色的青草石,仿木造結構,相互堆砌而成,配色十分優美講究,氣勢宏偉,堪稱「臺閩第一坊」。以其構造形式來看,整個牌坊的四支立柱,均低於各屋檐的高度,是為「柱不出頭」的形式。牌坊的門洞中央較為寬闊,以便於車馬行走,兩邊的次間則較為狹窄,是為了使行人通行。

牌坊的四支立柱,前後都有名人題聯,還有四對夾柱石獅,其目的除了在於結構的穩固之外,尚具有裝飾之效。而此坊上的石雕裝飾,圖樣眾多,舉凡人物如福祿星官、八仙獻壽,司馬光破缸救友…等忠孝傳奇性故事,植物,動物,器物及種種吉祥圖案等無所不包,其雕法更是多樣化,可說是石雕藝術的上乘。

魁星樓-奎閣

位於後浦珠浦東路二十一巷的魁星樓又稱為「奎閣」,為供奉魁星的樓閣。根據星象之學,魁星是北斗七星中的第一顆星。在科舉時代,士人甚是崇拜魁星,認為其可以主宰考運,影響功名,遂把它塑造成偶像加以崇拜。

奎閣是屬於一文教性的建築物。在科舉時,興建魁星樓,內供奉魁星,可是一件極慎重之事,並可反映出當地的文風。這棟魁星樓是鄉賢林斐章,於道光十六年(1836年)捐數千銀圓所建。林氏家族在清初由福建永春遷徙到金門後浦,在經過數百年的經營之後,成為後浦當地的望族。林斐章本人也得了個例貢生的名銜。加上他又熱心公益,遂捐建了奎閣,並獲當時的縣丞汪均贈匾「振起斯文」以資表揚。

民國四十四年,奎閣遭到了大風雨的侵襲,整體結構有些毀損。三年之後的八二三砲戰,也受到炮火無情的摧殘。民國五十二年,林斐章玄孫林克凱,在菲律賓經商致富後,曾出資聘請匠師陳南山重建了一次。民國七十四年,內政部明令此地為三級古蹟。

奎閣是一座正六角形的兩層樓閣,建築在一座邊長四公尺,高度五十二公分的臺基上,建築物的第一層正面面寬較其它五面為寬,頗有主從區別的味道。而這一層的封柱下段為圓形的花崗石柱,其上還承接有木柱,再以關刀撐起第一層出檐,檐下形成一六角形的走馬廊。第一層樓還有一窄梯通往第二層樓,出口在第二層樓的走馬廊,二樓的正面是開門,另外五面均是為木格窗,其天花板有一六角形藻井,以「一斗三升」的方式組合,經四次出跳,集中於頂心,整體的氣氛頗為肅穆典雅。而其建築風格頗有泉州晉江的流風,有十分傳統的特色。

盧成將軍第

盧成金,字維麗,號芬亭,金門後浦人,生於清道光初,卒於清光緒中葉,享年七十四歲。

盧成金自幼家中貧困,投身軍旅之後,身先士卒,驍勇善戰,屢建戰功,從營伍升到副將。後來又受皇帝青睞,授武功將軍。他為官三十載,清廉耿直,不畏強權。晚年辭官歸鄉之後,更是熱心於鄉里事務,頗受鄉人崇敬。

此一將軍第是前清二品武官官邸,座落於後浦北門里珠浦北路二十四號。宅第建造的確切時間,已難以考察,不過大致上應是在他任副將之後所營建的。在大門門楣上鑲有「將軍第」石匾,由此可推斷此宅應有一百二十餘年的歷史。

將軍第凡三落,加掛右護龍,左涉歸,並且有石板門口埕。第一落鏡面,前步口做成塌壽式,大門上有用青草石刻成的「將軍第」匾,兩邊的牆事以磚瓦砌成,排列出雙囍圖案以為其裝飾,後步口做成前廳,左右有廂房、半樓,且有精緻的磚雕。

第二落是全宅最為高大寬敞的,是大九架式,有一廳二房的格局,其正廳是為主要的祭祀空間,有香案神龕,供奉觀世音菩薩及祖先牌位,在其上高懸「皇清誥命」的匾額。第三落是一落兩櫸頭式,亦有天井,不過其廳堂及左右二落均低於前兩落。在將軍第中,保有許多將軍生前的遺物,如朝廷頒賜的聖旨、關刀、指揮刀、腰刀…等。

邱良功故宅︰…

由於邱良功自幼失怙,母親將其撫養長大,所以他侍母至孝。在軍中又立下大功,便升為浙江提督,又封三等爵,官拜一品。

此宅位於後浦北門,在浯江街中段。宅院佔地頗廣,前有大埕,俗稱邱厝埕。此宅千門萬戶,有五十餘個門,可是屋宇十分低小,為一般平常百姓之家。其中最引人注目之處,莫過於房子的左護龍。

在天井的牆角有兩塊雕龍聖旨石,雕工均十分精巧,可說是少見的佳作。這兩塊石頭,據說是嘉慶皇帝賜與邱良功做為建府之用。不過相傳在建爵府之前,須先收購府第建造之處旁邊的一小塊土地,可是地主堅持不肯賣,縱使邱良功要以為數不小的銀兩來購買,地主蔡姓仍不肯讓渡,邱良功不願仗勢逼人,建爵府之事也就作罷。

甲政第

於1913年所建,黃氏赴南洋地區任「甲政」,返鄉之後興建此宅,故名甲政第。甲政第有許多雕刻,如羅馬式的磁磚、青斗石、泉州白、紅磚…等雕刻。而房子的兩側廂房,其斗拱比其它地方還要多。側門上有扇形的窗戶,此意為「開枝散葉」,主要是金門位於離島之地,島上人口稀少,非得要人丁興旺方可增加力量。在側門的旁邊有狗洞,因為金門古時有甚多海盜,為求防禦工事的完善,遂設有狗洞,一旦有盜寇入侵,狗兒亦可鑽入狗洞入屋內避難。

江書院

據明代滄浯瑣錄記載:「朱子主邑薄,採風島上,以禮導民,浯既被化,因立書院於燕南山,但後被家弦戶頌,優遊正義,涵泳聖經,則風俗丕變也。」由此可知,金門早在南宋時期,即有朱熹設立的燕南書院。

在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金門又有了浯江書院。書院的規格,在「浯江書院碑記」中亦載:「書院在後浦鄉,前為大門、儀門,中為講堂,後為朱子祠,祀先儒,東西廊凡十有八齋,中廚皆備。」在書院中亦祀有朱子、魁星、文昌帝君、福德正神,以及六位鄉中的先賢—許升呂大奎林希元王力行丘葵許獬…等人。

書院在建築上,一般不要求精緻與美麗,因書院是一種文教性的建築,故其環境必須要能融入「道」的價值觀念,且具有能超脫世俗的精神意義,這樣的佈置在浯江書院依舊可見其痕跡。現今的浯江書院已非如古代了,卻仍殘存餘物。在圍牆入口處有一口「甲花古井」,相傳此井之水十分甘甜,取名甲花,大有取「科甲登第,御賜簪花」之大吉大利之意。

在房子的西側有兩石碑,為清道光十八年,巡撫倪琇所書的「浯江書院膏火碑記」及樂捐芳名人士的記事碑。書院的中講堂是為十一架椼的結構,正面有三開間,均用格扇門啟閤,背面明間亦作有格扇窗。在民國五十八年加以重新修葺之後,以水泥材質代替木材,又重立先賢匾十九方,以彰顯其賢德。

書院後方的朱子祠始於清乾隆時期。其祠有三開間,每一開間有六扇格扇門。在門楣上有錢穆先生在民國五十八年所題的「朱子祠」匾額。在祠內為七架椼式的結構,而五彎拱上掛有「海濱鄒魯」匾。祠內色彩裝飾以紅黑兩色為主,給人一種莊嚴肅穆之感,現在被國家列為二級古蹟。

瓊林三節坊

明熹宗天啟五年(1625),因進士蔡獻臣之學問純正,熹宗特賜其鄉里名為「瓊林」,此後「平林」改名為「瓊林」。

瓊林四處可見燕尾式的屋脊,並且有許多的家廟,共有七座。此處因人丁興旺,加以瓊林人在明代登科受祿眾多,所以在這些家廟中都可見到懸有「鄉賢名宦」、「五世登科」、「兄弟文魁」、「兩世文宗」、「三蕃總憲」…等匾額。而其整體建築宏偉,木石雕刻精細,現被列為國家二級古蹟。

而瓊林一門三節坊位於瓊林村西郊,是清道光年間,為蔡仲環之妻陳氏,媳陳氏,次媳黃氏所立。蔡仲環之妻陳氏,年二十九時守寡,含辛茹苦教導幼子尚聞及遺腹子尚神長大成人。後來尚聞娶妻陳氏,到了二十一歲時也守寡。尚神娶妻黃氏,二十九歲時同樣也守寡。可是姑媳三人同心協力勤儉持家,到了晚年兒孫滿堂家業興旺,後世之人為感念她們遂立坊以褒揚三人。